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三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三章

时间:2018-01-13 小依回到住处所在的社区已是晚上七点多了,怀着一身疲惫和再度受创的身心,显得落魄而失魂的样子。
  「黄太太!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大楼的管理员忍不住地问道。这样美丽的少妇很难不引人注意,尤其小依每次经过总带着甜甜的笑容打招呼,看得人心神蕩漾,因此所有管理员都很期待职班时能遇着她。但今天她看起来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柔亮光泽的秀髮散了几丝在额前,好像被弄乱后才匆匆整理过,迷人的玉唇失去了血色,眼眶也有点红肿,一付楚楚可怜令人心疼的模样。
  小依对管理员关心的问候没有回应,只是低下头、轻咬着发抖的嘴唇快速上了电梯。
  回到一片凄黑的家中总算有一点点安全感,她背靠着冰冷的门板反手上锁,此刻强忍在眼眶的泪水已溃决而出。
  「为什么……会这样……」小依愈想愈不甘心……
  她一跛一跛的弄掉脚上的高跟凉鞋、任由手上的包包落在地上,疲惫而绝望的走入浴室。开了灯,看到镜中的自己,经过一天的蹂躏后显得有些狼狈,但还是那么楚楚动人。她双手撑在洗手台边缘开始抽咽起来,今天在她身上发生的一切,将她一直以为已成为过去的可怕回忆又带回现实,她今天在车上被那群不良少年轮姦后,他们把装着精液的保险套挂在她肛门和乳头的穿环上,阿郎又将牙刷插进她阴道里,然后一群人拿着签字笔,轮流在她雪白的胴体上画阳具签名,还有人帮她画出阴毛,她的手被铐着根本无法整理自己,还好这群恶少后来有帮她穿上衣服,还把风衣披在外面遮住了被铐的双手,到站后她逃命似的下车,下体还插着牙刷。
  两腿几乎瘫痪的撑着走到玉彬公司大楼门口,没想到小陈和王经理已準备好在楼下「迎接」她了,她根本无力反抗就被架上直达何董办公室的电梯,到了那里,身上的衣服再度被扒得一件不剩,他们把一台影印机的盖子拿掉,强逼她趴上去,然后把她双手双脚分别铐在影印机底部的四个角,如此一来后门洞开的屁股只能任人鱼肉。他们帮她洗净阴道后就由何董开始上她,每操一下、影印机的开关就会被身体压触到而启动一次。
  小依刚开始拚命的挣扎喊叫,但这些男人一个接一个上来,每到快射精就下去休息,又换一个上来,到最后她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身体不停随着交合前后蠕动,影印机强烈的光线已数不清映入眼中几次了,出纸夹早已满出,小陈清了好几次,满地都是曝印过的纸,纸上的影像是小依被压挤在玻璃面板上变型的肉球,两颗樱桃也印得十分清晰,最后他们每人都把精液射入她体内,容纳不下的小穴淌出浊精,沿着影印机外壳流滴到地毯上……
  小依陷入迷乱的回想中,积压多时的性渴求或许得到彻底解放,但代价却是更大的羞辱、及对丈夫的不安和罪恶,她不能否认自己在被这些人姦淫时身心有达到高潮的可耻事实!
  「你们都是魔鬼!禽兽!」小依大叫着打开莲蓬头让热水淋下来,全身衣服都湿透而黏在肌肤上,她狠狠脱扯掉那袭JACK为她选的露肩小洋装,想要撕毁它发洩恨意,但任她费尽力气还是没让它受到一点损伤。
  「呜……为什么男人撕我的衣服就那么容易?……为什么被他们那样欺负,我还要高潮?……」小依最后放弃了,把洋装丢到地上,又悔又恨的坐在浴缸里伤心的哭起来,她美丽的乳房、柳腹、屁股和最私秘的腿根一带,都被人涂鸦画满淫秽的图样和字语,还有那些恶少的签名在上面。
  看到身体被画成这样,她又歇斯底里的抓起肥皂拚命搓洗,好像要抹平刺青似的。即使已洗得不见一点痕迹,她仍然固执的重覆用肥皂擦过、沖洗……直到筋疲力尽才停下来,但是那些污糟的痕迹好像还深深印在上面,她关掉莲蓬头伏在浴缸边哭泣,哭到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湿冷的寒意让她清醒过来。
  「几点了?玉彬快到家了吧?」她心一慌,赶忙起身再冲一次热澡,收拾好脱下的衣物準备拿去扔掉,她不想让玉彬看出不对劲之处,虽然是他亲口答应让小依当二年奴隶来还债,但此一时彼一时,他们过了几个月正常的生活,那件事的影响慢慢在二人心中沉澱,如果让玉彬知道她今天在公共场合被迫和人茍且,还被他的长官同僚欺负,他一定无法忍受。小依不想破坏好不容易慢慢找回的幸福,但对今天痛苦快乐交杂的高潮,内心却有种分不清爱恨的强烈纠葛,这令她感到背着丈夫在外淫乱的罪恶感,或许这才是没勇气让玉彬知道的主因吧。
  整理完一切,她呆坐在沙发上等玉彬回来,玉彬回到家中已经超过十点了,他看起来有点累,不过见到美丽的妻子在家等候,路途的劳累也恢复了一大半。小依体贴的放满浴缸的热水,服侍玉彬坐进去后,自己也脱下家居薄袍,露出雪白无暇的胴体,娇怯的踏进浴缸坐到玉彬身后。
  「……老公……我爱你……」她温柔的伏在玉彬瘦弱的背上,氤氲的热气蒸得俏脸和发稍都湿了,看起来更是动人。
  「小笨蛋……你怎么了……」玉彬对小依亲蜜的行为打从心里感到幸福,却也觉得有点突然。
  「没什么……人家好想你……」小依环抱住丈夫瘦骨嶙峋的身体,脸颊紧贴他的背部,甜蜜而满足的合上娇眸。
  「让我看看你……」玉彬忍不住想回头。
  「不要……我想这样……好舒服……」小依撒娇的紧贴着他,听她声音好像舒服得快睡着了,那两团滑嫩而富弹性的肉球挤压在玉彬背上,修长的腿也夹着他的腰,玉彬可以感到来自她下体那道迷人裂缝的灼嫩触感。
  任何一个男人和这么美的女人鸳鸯共浴,铁定都会产生强烈的性冲动,拥有妻子身体的玉彬也不例外,而且泡在热水中使他心跳加速得更快,但是唯一与其他男人反应不同的,就是那条不争气的小阴茎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小依感到丈夫的身体因兴奋而在激烈起伏,她被这种情绪感染,也不由自主的呼吸急促起来!
  「玉彬……」她娇柔的在丈夫耳边呢喃,两手也在他白瘦的胸膛和下腹温柔爱抚。
  「……小依……」玉彬忍不住手伸到后面,轻搔她光滑的腰脊和臀部,两人就在对方的爱抚中,喘息声愈来愈浓浊急促。这是他们逃离魔掌来第一次这么投入,小依纤指逗弄着丈夫硬起的乳粒,另一手握着那垂软的小鸡巴温柔套弄,光滑的身体不断在他背上磨擦。
  「唔……」玉彬舒服得眉头皱起眉来,但是这种情况下鸡巴还是没有任何勃起的徵兆,这样弄了将近十分钟,他丧气的握住妻子爱抚的玉手。
  「小依……对不起……我……还是不行。」
  「别这么说,不管你怎样……我都爱你……」小依对这种失望的结果早已习惯,反而更加心疼丈夫,她体贴的搂着丈夫的身子,轻轻的在他耳边道:「抱我到床上,我用嘴……帮你吸……」说这话让她感到脸红心跳,虽然她曾不只一次的被迫用嘴满足男人的淫慾,但和玉彬还是头一回,而且竟是由她主动提出。
  从她认识玉彬以来,就知道他是一个保守的男人,对于性爱只能接受正常的方式,婚前最亲蜜的行为只是接吻,而且是点到为止的那种,婚后的性行为也是一成不变的姿势,小依知道他不喜欢女人表现放蕩的样子,因此从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太主动,今天她主动和他共浴、用爱抚挑逗他,还要求帮他口交,是认识他以来最大胆的一次,她不知道这个勇气从何而来,也不知道玉彬会怎么想她。
  玉彬沉默了一下,缓缓从浴缸站起身转向小依,她一对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他,沾着水珠的睫毛轻轻颤动,此刻心中正担心着丈夫对她的主动感到不悦。还好玉彬立即弯下身,二话不说就抱起她。
  「玉彬……」小依满怀甜蜜的搂住丈夫的脖子,玉彬不知那来的力气,抱着湿淋淋的小依踏出浴缸直接走到卧房。
  「不要开灯……」小依羞赧的靠在他肩头,玉彬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抱着妻子走这一段路已经让他上气不接下气。小依拉着他要他也躺下,然后爬到他身上,用温软黏腻的舌片为他舔去身上的水珠。
  「嗯……嗯……小依……你……真好……」昏暗的卧房传来两人浓浊的喘息和激情的呻吟,随着火烫的双唇愈往下身吻去,玉彬的呼吸也愈不规律,肉茎终于被温暖的黏膜包围住「ㄠ……」他兴奋的轻呼一声,滑嫩的舌片正捲着他的小龟头温柔磨擦,玉彬第一次尝到这么舒服的滋味,虽然鸡巴还是没硬,但已够幸福了!只见他喉咙发出「ㄜ……ㄜ……」的满足声,轻抚着妻子散开的美丽秀髮奖励她。
  「唔……小依……把屁股转过来……我也想舔你……」玉彬没料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冲动,以前这种行为在他的观念里是变态而骯髒的,小依仍含着他的软鸡巴,身子慢慢转换方向,两腿胯在玉彬身上,把美丽的屁股和溪缝送到他面前。
  「唔……」妻子下体淡淡的味道很能激起男人原始的慾火,玉彬两手发抖的盖在圆润的臀丘上轻轻的揉起来,股缝间的肉花遭挤压而发出啾啾水声,想必已经湿透了,这时有种暴虐的念头在他心头萌芽,脑海不断闪过那群男人奸辱小依的样子。那些让身为丈夫的他一想起就嫉恨交杂的幕幕经过,使他无法自抑而愈来愈粗暴的抓揉妻子浑圆的臀丘。
  「唔……」小依被他抓得有点受不了,自然想往前爬,但玉彬却更粗暴的抓住她,一张嘴顺势吸上泛黏的嫩缝用力吸舔!
  「啊!不要……好痛!」小依吐出被她含得湿漉漉的软鸡巴,哀叫出来,用力的拨开丈夫按在她屁股上的手想挣逃,原来今天在公车上被弄伤的唇肉还没复原,哪禁得起被粗暴的吸咬。
  「很痛吗?对不起……」玉彬一下子从淫虐的快感中清醒。
  「我怎么了?怎么能和那些人一样伤害小依?……」他感到强烈的自责和歉疚。
  「不,没关係,你温柔一点就好了……我……很舒服。」小依又拉起玉彬的手按在她屁股上,要他继续舔,她自己也张口含住玉彬垂躺在下腹的鸡巴。玉彬这次小心多了,双手温柔的按抚她圆润的臀丘,小依轻摇着屁股配合,半晌他把嘴凑上去再度吸住耻缝,虽然吸吮的力道比刚才小很多,但受伤的嫩肉被碰到,仍令小依全身冒出疙瘩,她忍着痛在玉彬身上咿咿嗯嗯的蠕动,纤纤玉指掐入玉彬大腿肉里,她的样子让玉彬心中不禁起疑,女人舒服和痛苦的反应他还分得清楚,而小依明显是在忍耐!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他停下动作爬起来,迅速拉开床头灯,灯光下小依伏在床上喘息,优美的裸背上已一片汗亮。
  「没……没事!把灯关起来……我想继续。」小依心虚的央求。
  「不要骗我!让我看你那里怎么了?!」玉彬一把翻过她,着急的推高她大腿!
  「别……别那样……」她慌得快流出泪来,却又不敢挣脱,因为那样只会让丈夫更起疑。「那里会疼?」还好玉彬看不出她受伤的地方,只是觉得唇肉特别嫩红丰腴,彷彿快滴出血的样子,其实他平日也很少仔细看过妻子的性器。
  「没有啦……是今天……不小心撞到……人家又不好意思说……」小依慌乱中随便编个谎话。
  「撞到?怎么会撞到那里呢?被什么撞到?」玉彬满腹疑惑!
  「撞到桌角……」她心虚而低声的回答。
  「小笨蛋!那你还不早说!被我弄那么久不就很痛吗?」玉彬放下她的腿温柔的抱住她。
  「嗯……不会……很舒服」小依哽咽的回答,玉彬对她愈体贴,她的罪恶感就愈深,竟然还隐瞒他被何董还有小陈一伙同事欺负的事。
  「还说舒服?看你都痛成这样了……」
  ……
  玉彬后来说些什么,她已没听进去,泪水如泉涌般不停流下来,后来哭到累了,不知不觉就在玉彬的怀中睡着……
  不知睡了多久,小依突然醒来,发现自己跪趴在玉彬两腿间,嘴里含着他软软的小肉肠正在努力吞舔,玉彬似乎也很努力的想让那条不争气的软虫硬起来,只见他用力到脸都红了还冒出青筋。小依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略抬起头一看,发现周围竟站了四个体型健硕的男人,因为是开檯灯的关係,并没照到他们的脸,只看得到颈部以下的身体,他们都只穿一条小三角内裤,露出泛着油光的浑身肌肉。
  「再过五分钟,你那条没用的家伙如果还不能站起来,你老婆就归我们玩了……嘿嘿……」其中一个男人淫笑着道。
  「不!小依……快点……」玉彬焦急的把小依的头往下按,小依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阵恐怖袭上心头,她卖力的含着玉彬的鸡巴又吸又舔,但是那条肉虫还是软绵绵的完全没起色!
  「又过一分钟了……嘻!小美人,我们快来了!」一个男人已经开始脱下内裤,一根长着稜角的黑色怒棒弹出来,高高耸立在那人结实的腹肌前。
  「唔!……」小依惊恐的猛摇头,更努力的吸舔丈夫垂软的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