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三十一章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三十一章

时间:2018-01-13 杜倩心在门上敲了三下,大门开了一条细缝,刘镇探出头来机警地环视了一眼,把杜倩心让进了屋内。
  刘镇关上门,回头问道:「没尾巴吧?」
  杜倩心感觉到该死的橡胶又再度膨胀起来,气息急促地道:「没───没有,我───我───我很小心。」刘镇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她道:「你怎么了?」
  那东西开始缓慢地抽动,杜倩心知道又将经历苦难的历程,「没───没什么,我───我很───很累,有───有没有───地───地方───让───让我───我休息一下。」
  刘镇看她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关心地道:「你到里面的卧室躺一下吧。」
  杜倩心拿出口袋里的磁盘道:「这───这是刘───刘克帆贩卖人口的记录,您先───先收起来。」
  刘镇接过磁盘激动地道:「这次真是全靠你了,一定要把他们的犯罪组织一网打尽。」
  杜倩心道:「那───那我───我先───先去躺一会儿。」说着朝里间走去,但是稍作移动体内完全膨胀起来了的伪具就更有力地碰撞四周的媚肉,让她不得不走一步停一停。
  刘镇看着她举步维艰的样子,连忙上来搀扶着她:「真是辛苦你了,我来扶你进去。」
  杜倩心被刘镇扶着胳膊,身体内的橡胶毫不留情地越动越快,让她无力地靠到刘镇的身上。身侧阵阵浓郁的男性气息直冲入鼻孔,让她差点忍不住要搂住他粗壮的腰。
  刘镇感觉少女的身躯无力地靠在自己身上,她鼻中粗重的呼吸加上喉咙中似有似无的轻声呻吟让阅历丰富的老公安也不由得心中一蕩。
  刘镇定了定神,小心地将杜倩心扶到房中让她平躺下来道:「你休息一下,我给你倒杯水过来。」然后几乎是逃着出了房间。
  杜倩心看着他一离开房间,手就不由自主地伸到了两腿之间,她发现自己已越来越不能承受这极度快乐与极度痛苦夹杂的酷刑,右手隔着牛仔裤用力地揉搓着彷彿这样可以帮助自己达到释放的顶点。
  听到外面的脚步快速走进,杜倩心几乎用尽全部的意志力才逼着自己拿开右手。
  刘镇端着一杯凉水走进来:「渴了吧,喝口水好好睡一觉吧。」
  杜倩心确实渴得厉害,接过刘镇手中的杯子,咕咚咕咚地大口喝完。
  刘镇拿回空杯道:「我现在就直接向公安部汇报,立即出动特警部队。」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杜倩心的右手几乎是在他才一转身就立刻回到两腿之间,用力顶着金属片彷彿这样能让橡胶更深地插入。左手拿过旁边的枕巾堵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杜倩心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安全的地方让她身体的慾望完全勃发出来,她的眼睛闭了起来,全身心地享受体内的抽动。
  「嗯───嗯───要───要去了,再───再深───再深一点。」杜倩心在心中无声地呻吟着。
  再差一点就到高潮,那东西又是那样迅速地萎缩下去,杜倩心几乎要失望得哭了出来,修长的双腿拚命扭动挣扎,却再也无法唤起那该死的伪具。
  杜倩心无奈地睁开眼睛,惊恐地发现床边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刘镇。
  刘镇看到杜倩心睁开眼睛发现了自己,老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道:「我───我听到里面有声音,我───我以为───。」
  杜倩心小脸涨得通红,拿开手中的枕巾道:「刘局长,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刘镇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说出来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杜倩心看着他温暖的关怀目光,忍不住流下泪来。咬了咬牙羞涩地将金属内裤的事全部告诉了他。
  刘镇愤怒地道:「这些家伙真不是人,竟然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
  沉思了一下,接着道:「我曾经受过开锁的训练,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看看那上面的锁吗?」
  杜倩心羞涩地点点头,拉开腰间的皮带,将牛仔裤褪到膝间。
  刘镇低下头去,雪白的大腿顶部佔据着金色的贞操裤,反射着淫猥光芒的金属片依着臀部和股间的曲线紧紧包裹着少女的秘处,而在该是菊穴与蜜穴正中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锁孔。
  少女的臀部突然向上弹起把仔细研究着锁扣的刘镇吓了一跳,杜倩心带着哭腔地道:「它───它又动了。」
  刘镇用镇静的声音安抚道:「我看过了,这个锁应该不难开,不过我不大方便,你忍一忍我马上找一个女性的开锁专家来。」
  知道自己绝不能再度忍受那不可言说的空虚痛苦,杜倩心抛却羞涩惊慌地道:「不───不要,求───求求你,你───你现在就帮我打开吧。」
  刘镇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为难的道:「可是───」
  杜倩心忍着想要抚摸自己的双手,痛苦地道:「快───快───我要受不了了。」
  刘镇咬了咬牙道:「事急从权,好吧。」
  刘镇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套开锁工具,上床帮杜倩心脱下牛仔裤,让她双腿叉开,跪在她洁白修长的双腿之间开始小心地开锁。
  杜倩心发现这一次不仅是双腿之间的蜜壶,自己的全身都开始骚动,小腹中如有一团热火慢慢地瀰漫全身。
  杜倩心的手仿如有自己的意志般地解开上衣的钮扣,右手探入衣内握住自己的乳房,手指摊开指缝用力夹起挺立的乳尖,模仿刘克帆的动作玩弄着自己的乳房。左手伸向两腿之间,抚摸着蜜壶前冰冷的金属片。
  刘镇拉开女人挡住自己视线的小手,不耐烦地道:「你这个样子,我还怎么开锁?」
  杜倩心缩回左手,呻吟着道:「我───啊───我忍───忍不住,我我───你把我的手拷到床上吧。」
  刘镇沉吟一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从腰间拿出两副手铐,将杜倩心的双手分别拷到床头的铁架上。
  杜倩心的双手被拷,现在只能被动地接受伪具在体内的肆虐,身体时不时地绷得笔直,忍受一波波的快感浪潮,心中只盼望刘镇的动作能快点再快点。
  终于「卡哒」的一声,锁被打了开来,紧贴着肌肤的金属片如莲花般绽放了开来,只有那黑色阳具形状的橡胶仍然不知羞耻地伸缩旋转做着各种淫猥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