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年后的母子突破(原名:大年初一的母子暧昧) 01~12

年后的母子突破(原名:大年初一的母子暧昧) 01~12

时间:2018-08-09 年后的母子突破(原名:大年初一的母子暧昧)
*********************************
**
昨天是情人节,狼友们享艳福了吗?重新回归原创区,首先恭祝各位狼友新年新气象,家里红旗不倒,外面……这么说就有点过了哈,总之呢,希望各位狼友閤家欢乐,身体第一,感情第二,额外的激情排最后。
  对于这篇文章,我想解释下。
  前几天在私密情事区发了一篇文章。
  由于众多的原因,那里不能展开描写,有众多的网友M我,让我加QQ好友详细描述,导致信箱爆满,在这里恕我不一一回复了。
  当然,如果你感觉这篇文章有点前言不搭后语,还是请看完了那篇再说,因为这篇我就是当做续篇来写的。
  鑒于此,我将尚未写出的内容发于此,聊表我的憾意。
  因为事情过于敏感,而且我也在上文中从内心做了自我反省。
  因此,谢绝教育。
  对于以下故事的真伪性,我不想再做什么过多解释。
  这里是小说区,还请大家当做小说来看,不要将小概率事件放大化,也不要一味的去探究对与错。
  对错只是一念之间,好比这件事情,不管对与错,即便现在有点后悔,如果能推倒重来,时间倒流,我也拿捏不準是否还是同样的过程……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
  当然,之所以不称之为理想,就是因为它的不现实性。
  如果你能轻易达到自己的梦想,证明你是个不思进取的人,给自己定的目标
太狭隘。
  当然,如果你的梦境很华丽,整天将自己包裹在梦里不愿醒来,那也是不可
取滴。
  整天买彩票,难道你也整天算计中得的奖金应该怎么来详细支配吗?那样就
癡人说梦了。
  以上论述,和本文无关。
  别骂我。
  之所以说到梦,是因为我从小到大有一个梦境,感觉很真实,又很虚幻。
  梦里的我也就四五岁,好像是中午,在睡梦中被说话声吵醒。
  睁眼看见妈妈趴在床头看着我,而他身后则有一个陌生的叔叔。
  妈妈见我醒来就去伸手抱我,但是身体确是前后摇晃的。
  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妈妈扶起,才看到妈妈的裙子被叔叔放下。
  妈妈说这是专给人打针的医生,妈妈在被人打针……许多年过去了,我已经
分不清这是一个梦还是一段真实的回忆。
  只不过从那时起我就特别害怕打针,甚至高考考取了高分填报志愿时,我的
第一排除专业就是医学,以至于到现在再看那些考取了医科院校们的后进生们,
心中却羡慕起了人家的滋润生活。
  上文说了,梦会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和方法。
  自从自己懂得了男女之事后,便时不时地去回想那个似真似幻的梦境,对于
老妈,好像也带着些许的道不出的感觉,指引着我以后与她的相处方法。
  同志们等不及了吧?我也觉得我现在婆婆妈妈的像极了大话西游中的唐僧。
  好的,同志们,赵本山大叔说后面略去七十八个字,我直接来个略去七百八
十字吧。
  故事已完。
  谢谢同志们鼓掌。
  开玩笑了哈,要真是那样,估计我的信箱又得爆满,大过年的找骂不好,那
我就拿出初一的事情详细描写下。
  狼友们,沉住气,事情是这样滴……大年初一头一回,串访亲朋好友,好像
全国都一样吧。
  初一的早上天没亮,我就拉着老婆出门了,好不容易走完所有人家,太阳已
是升到了头顶。
  本来昨晚等本山的小品等的脑袋发胀,早晨又在明哥家喝了点,加上明晃晃
的阳光刺得我眼睛睁不开,于是换老婆驾车,想赶紧回家补个觉。
  马上就要到家了,老婆手机响了。
  是她一个已远嫁南方的同学打来的,今年回了娘家过年,初三就再回南方,
想让她去玩一会。
  娘滴,没办法,我只能下车,嘱咐好老婆慢点开,早点回,然后胀着脑袋回
家。
  打开门后,发现客厅电视开着,换了拖鞋準备上楼上的卧室。
  这时从书房传出老妈的声音「你们三奶奶家去了没有?听说你们那个北京的
大爷今年回家过年了?」
  我揉着眼睛循着声音进了书房,发现老妈正拿着个尺子在书桌旁站着。
  看到我自己进来,就接着问我老婆怎么没回来,我跟她说明了情况。
  「去三奶奶家了,那个大爷没回来,听说是为了避开坐火车的高峰期,年初
三才来。
  我爸去哪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外走。
  「你在这拿着个尺子干啥?」
  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问老妈。
  「你爸被你叔叫去喝酒了。
  后脊樑又痒痒」,老妈一边说着一边把尺子又伸到了衣服里面挠后背。
  老妈有银屑病,也就是牛皮癣。
  我小的时候就有这病了,那时候在老家我经常给她挠后背。
  像花斑一样,一块块的挠下来,然后被挠过的地方就会通红,有时候还会渗
出血来。
  老妈在我小时候经常说,长大后当个医生,好好给她看看怎么回事。
  然而最后我辜负她了,原因是什么?她或许永远不会想到。
  后来断断续续的看了很多医院,药是没停过,正方偏方的弄了不少。
  上了高中就没再给她挠过,她也曾经跟我说过基本好的差不多了。
  今天要是我老婆在家,她是断然不会当着面去挠的,虽然这病不传染,但是
不好看。
  老妈爱面子,这个我最了解。
  老婆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妈有这病。
  「脊樑上的还没好?我看看来。」
  我又回到了书房。
  「左肩和后腰这里还有一块是不是?」
  老妈转过身去,掀起了衣服。
  十来年没看了,和我印象中相比确实好转了不少,最起码后背大部分都光滑
了,剩下的只是局部还有白白的小片。
  「嗯,确实好了不少了。
  我再给你挠挠吧?」
  「嘿嘿,你不嫌髒啊?」
  老妈转过头傻笑着对我说。
  「嗨,小时候又不是没给你挠过。
  要是嫌髒,早和你断绝关係了。
  你往上掀掀褂子,上面的那块好像不小。」
  我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肩膀,让她俯在书桌上。
  「哎呦,那样就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算了,我脱下褂子吧。」
  老妈不再推辞,站起身脱掉了外套,然后将毛衣拉到了肩部,俯身趴在了书
桌上。
  于是我就开始给老妈挠痒痒,很快,肩上的死皮就被我扯下来了。
  望着老妈的身躯,我是感概万千啊。
  十来年没给她挠过后背了,想想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屁孩,现在却成了一个
马上就要当爸爸的人。
  现在我理解老爸跟我说过的话了「当啥也别给人当爹,累!」
  确实,还是小时候好,啥都不用去想,哪像现在,时刻得提防着是否有人阴
你,做事得小心翼翼。
  哎,又扯远了……反正当时我就在短时间内把我走过的人生之路捋了一遍。
  哎,挠完肩上的準备挠腰上的时候,我的回忆恰好就停在了高中上学的公共
汽车上。
  青少年为啥不能饮酒,因为酒不是好玩意,能让你壮胆加脑袋程序出错。
  我情不自禁的就将目光往下瞄,老妈是趴在书桌上的,那大大圆圆的屁股离
我下面不到十公分,只要我稍微往前动一下,就能接触到。
  看的我是面红耳赤啊,弟弟不自觉的就笔挺致敬了。
  同时我也想到了我的那个梦境,是否那位烂人当初就是这样操她的?眼睛的
目标不在背上,慢慢地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进而就变成了腰部的抚摸。
  这时候老妈还没有感觉出异样,还在问我肩上厉害点还是腰上厉害点。
  「啊,当然是腰上,你看这里还有一大块。」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嘴上说着,其实脑袋里想的还是这个我曾在车上顶过
一年多的屁股。
  那时老妈肯定是能感觉出来的,可为什么没有半点避让的意思呢?是害羞而
难于启吃,还是……如果我现在假装不小心再顶上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人
大了,考虑的事情就多了,虽然我喝了点酒,但是还是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的,
最终我没敢。
  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下,对老妈说:「妈,你下面还有一块,你再拉拉裤子。

  说实话,她下面确实还有一小块没挠到,我当时确实也不是不怀好意的。
  可是老妈却不让,说那下面自己能够着。
  我就说怎么也是挠一次,弄乾净了吧。
  于是双手扯住裤子往下拉。
  老妈的裤子是老婆给买的,那种很宽鬆的,料子很软,下面的裤腿很宽大,
像喇叭裤。
  当时选的时候我是不赞成的,这哪是冬天穿的衣服,就是夏天穿的,买回去
让老妈一看还以为我们买反季节的省钱呢,但是老婆说我不懂。
  买回来后老妈还真的很喜欢。
  哎,女人的审美眼光啊……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裤腿松,腰部也松,我只那么
轻轻一拉,裤子便滑过了大屁股的阻挡,一下到了屁股以下,白花花的屁股就近
在眼前了。
  在这一剎那,我内心很是震撼,这就是我顶过的那个屁股吗?比我老婆的丰
满多了,要是从后面顶进去,肯定舒服。
  小时的偷窥只是从镜子中看到的反像,远没有这真实的刺激。
  写到这里,性急的朋友可能在意淫了,我在附件中配了一幅图。
  请别误会,这不是本人妈妈,我手上确实有老妈的生活照,但是考虑到隐秘
性的问题,我就不发了。
  照片为本人以前一网友所赠,现在看来其身材和老妈相像的很,于是拿出来
供大家参考。
  老妈呆住了一两秒,可能她也没想到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褪下了裤子,然后
两腿微屈夹紧,手就去拉裤子。
  我还在后面张着嘴巴欣赏,根本没想什么,就拉住了裤子不让她穿,另一只
手抓住了半个屁股。
  可是马上就又后悔了,这成什么了,儿子拉住母亲不让她穿裤子?太明目张
胆了。
  可是手已经拉住了,再去放手,就显得我真是有龌龊想法了。
  脑子飞快运转,想找个台阶下。
  老妈这时候两手还在使劲往上拉,我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合适理由,就这么耗
着。
  「唉!」
  老妈发出很大一声歎气。
  然后两手抱住了头,把脸埋在了胳膊里,又重新趴在了书桌上。
  坏了,这是老妈对我的警告,再不给她拉上去,后果肯定很严重。
  这可是亲妈,我心虚了。
  可是看着这么个丰满的屁股,哈哈,心里有点不甘,就打了两下,準备给她
穿上裤子。
  可是刚轻轻打了一下,老妈却发出了我从来没从她嘴里听到的声音,就是那
种拉的长长的汉语拼音「eng……」,我以为我听错了,就用拉裤子的另只手
用力打了一下,这下听清了,又变成了拉的长长的很深沉的「嗯……」
  的音,声音大了许多,还颤抖着。
  偷看了很多年,这种声音我是从来没听到过。
  老婆倒是经常「eng……」
  地叫,联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憋不住了。
  但还是不敢确定老妈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于是,我大着胆子双手按在老妈肩膀上,然后下面狠狠地顶住了她屁股,一
直将她顶到靠住了书桌为止。
  心里想啊,要是她不是那个想法,我这么做,她肯定会起来走人的。
  可是又一次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两胳膊又抱了下头,埋的更低了。
  事到如此,我彻底明白了,也彻底放开了。
  几乎是用颤抖的手解开了腰带,将坚硬的鸡巴释放出来。
  然后想都没想就用手扶着往里插,由于老妈的姿势合适,很快就找準了目标
,然后用很慢的速度往里挺近。
  里面已经是很泥泞了。
  老妈这时不再发出声音,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我插到底后,便将双手又放
到了她肩膀上,开始慢慢抽插。
  这样约莫过了三五分钟,本想着她会再叫两声的,可是却没了半点反应。
  慢慢加快了速度,下面也发出了「啪啪」
  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是那样的悦耳,每次插到底,我的腰部都前
凸成了弓状。
  此时此刻,我脑袋几乎一片空白,根本不在乎什么后果,完全沉浸在了这份
湿润的感觉当中了。
  突然想到了那种面对面的姿势,于是我拔出了鸡巴,然后想让老妈转过身来
,可就是扳不动她,情急之下,我抱住了她的腰,然后把她抱离了书桌,使劲转
了过来。
  老妈依然用胳膊挡着脸,任凭我怎么弄,她都不肯站着,而是用屁股靠在书
桌上半坐着。
  这个姿势咋弄?根本没法进。
  我傻乎乎的站在旁边,无计可施的时候看到老妈虽然坐着,但是两腿中间还
是有空隙的,于是拉住了她一条腿往外移,扶着鸡巴就往里插。
  老妈显然不会想到我用这个姿势,开始用头顶开我,但是已经插进去了,她
便不再挣扎,用一只手捂着脸低头埋进我怀里,另一只手绕到我身后打了我肩膀
一下。
  看她没什么强烈牴触,我便又开始耸动起来。
  这次我两手抱住了她的屁股,让她半坐在书桌上,她分开腿夹着我的身体。
  虽然还是有点难为情,但是我当时确实不大冷静了,特别想看看她的脸,于
是身体使劲往后仰,想让她低垂的头离开我的身体。
  可是我越往后仰,她的头就越往我身上靠,导致下面都快滑出来了。
  没办法,于是又抱住了她屁股使劲抱离开书桌,就这样,我俩终于面对面站
着了。
  梦寐以求的姿势,我开始抱着她屁股使劲抽插,时不时地还在她屁股上打两
下。
  终于,老妈好像有点进入状态了,双腿开始夹紧,另一只手也放到了我肩膀
上。
  强烈的感官和心理刺激开始让我忘我。
  随着动作的加快,老妈虽然依旧没发出声音,但是下面却开始配合起来,和
我一起来回晃动。
  终于,我要忍不住射了。
  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射的时候喜欢吻住老婆的嘴唇。
  于是抽出一只手想掰开老妈捂着脸的手,但是老妈却死命捂着。
  乾脆我两只手一起去掰,这时候少了我的支撑,老妈的屁股也开始自觉地迎
合我的抽插了。
  又是僵持。
  我突然想笑,忍不住笑出了声,老妈不知何故,分开了手掌露出眼睛看我,
然后我肩膀上又重重挨了一巴掌。
  她的水已经淌到了大腿上,黏糊糊的。
  要爆发了。
  我忍不住地加重了速度,终于她又发出了「eng……」
  的声音。
  「妈,我想射进你里面。
  亲你。」
  我颤抖着说,刚说完,老妈便用绕在我肩上的手使劲把我头压低,然后依旧
用手挡着脸,和我来了个亲密接吻。
  全射进去了。
  在我射的时候,老妈的双腿紧紧夹着来回磨蹭,好像要把我全部吸出来一样

  刚射完,老妈便转过身去开始擦。
  我也无力地提上了裤子。
  做完之后的感觉就是有点后悔,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做了这种事,虽然当时很激情,可是后来又想了很多其他事,这就是
上篇的结尾了。
  好了,故事已经结束。
  或者说,阶段性结束,因为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但是现在我可以肯定的是,这已经成为一个故事。
  尘封的往事或许不提为妙,但是像此类事情,或许说出来的意义也会有的。
  走过的人认为这是一个教训,没走过的或许还有许多人嚮往。
  记住,这只是一个故事。
  至于后来如何,后来很正常。
  老妈依然是老妈,我依然是我。
  要说事前事后的区别,恐怕只有我俩才真正懂得,那就是:她更像是一个老
妈了,我更像是一个儿子了。
  呵呵。
  本来就是母子,哪来更像呢?关係更密切有点过,反正就是关係很微妙了。

(续)
  *********************************
    再次见面,大家好。
  继续以前的话题前,我先声明一下。
  本人才疏学浅,对文学创作,只是略懂略懂……之所以再次发帖,实在是身
不由己。
  原因有二,首先本人的故事以真实事件为主导,好比种子遇到了沃土,在此
不吐不为快。
  第二个就有点自私之心了,没了金币就没法看狼友自拍了。
  实在人吧?话不多说,说多了大家也不会仔细看。
  新篇闪亮登场。
  *********************************
**俗话讲的好,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可恶的是昨天我又在楼下同一个地方摔了次,上次摔破了胳膊,今天摔破了
手。
  狼友要问了,上次你说到梦境引出了话题,今天是不是又要引出啥话题?额
……我的意思是我真摔倒了。
  中国人讲话最隐晦,也最值得玩味,如果这件事情真能引出以下的话题,那
只能牵强一点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何必啥事都要较真?又不是咱自己牵强,看看油价涨到
多少了,发改委还说这个没达到国际标準,中石化和中石油是亏损的,是要领国
家补贴的。
  对,少挣了对他们来说就是亏,还和节能拉上关係,奶奶的。
  「奶奶的。」
  从加油站出来我就没停住骂,憋了满肚子气回了家。
  好在本人的车子不是法拉利,要不肯定超速被抓了,罪过罪过。
  这不,上楼梯的时候就走了神摔倒了。
  阿弥陀佛,我府慈悲,没被抓就好,摔下就摔下吧,只可惜我的玉手了,还
想着三八节的时候为广大女同事表演千手观音呢。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找创可贴,仔细的贴好之后开了电脑上SIS。
  看了狼友的自拍之后是热血沸腾啊,只可惜今晚老婆值班,要不真想抱过来
大干一场。
  正在这时啊,老妈买菜回来了,在门口喊着让我帮忙提东西。
  我勒个去,那叫一个丰盛啊,鸡鸭油肉基本全了,我提了两趟才把东西都搬
进来厨房。
  「老妈子同志,你这是要準备储藏起来过世界末日吗?现在早了点哈,还有
一年多呢。」
  「嘿嘿,真要是过世界末日还买啥菜啊,直接爬楼顶上去看流星雨」。
  老妈在沙发上喘着个粗气说。
  「看啥流星雨,挺有情调啊。
  乾脆现在攒钱买个潜水艇得了。」
  我挺不解。
  「你没看网易上的视频吗?模拟的地球末日,太吓人了,小行星撞地球。」
  老妈放下水杯,指着我接着说:「你整天在书房鼓捣啥啊?多看看新闻,关
心下时事,别整天玩游戏,那个能当饭吃?」
  「行了,别更年期了不行?看啥新闻啊?每次我一看新闻,油价都会涨,我
还是从全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出发,不看的好。
  我去看看你说的那个地球末日了。」
  我打断了老妈的话,要让她说下去,又得给我摆道理摆上一天。
  于是来到书房,开了网易仔细找。
  《三岁萌男边打嗝边唱歌》,《花季少女离奇惨死学校男卫生间》……网易
小编真他妈八卦。
  仔细找了一圈,没有啊。
  「妈,在哪呢?我怎么没找到。」
  我求援。
  老妈来到书房,站在旁边给我找了下,终于在网易视频里找到了。
  太震撼了!!
  这是我看完发出的感慨。
  地球最后变成了一个火球,别说人类了,就是细菌也不可能生存了。
  强烈推荐大家看下。
  「唉,妈。
  你说你生出我来干啥,万一正好赶上了世界末日,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受苦吗
?」
  我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的对着旁边的老妈说。
  「你受啥苦了?你比比人家的孩子。
  就别说那个谁了,你比比……」
  「行了,又来了,你就别再比了。
  上帝和玉皇大帝到时候不会忍心看着我受难的,到时候会让我升上天堂,我
再办个签证,在天堂和天庭之间自由出入。」
  我再一次打断了老妈唐僧式的教诲。
  「就你。
  还天堂?你看看你办的都是啥事吧?」
  老妈斜着眼睛看着我。
  莫非,她提的是初一的事?都过去这么多天了,现在基本上关係很正常了,
我都强迫自己忘记了。
  再说,那次是我酒后失态,这个她应该知道的。
  当时确实是我不对,可是后来两人都没再提啊。
  我真不知道怎么来回答了,感觉脸上发烫,无言以对了。
  「啊?我……我干事一向光明磊落,一不偷二不抢……」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手上胡乱的点着电脑,盼着老妈赶紧出去,别和我秋
后算账。
  好在老妈没继续说这事,只是问我今晚吃啥。
  我还能再说啥,只能说随便,準备三个人的份就行了,老婆今晚值班。
  老妈打了一下我头,说「那得了,不做了。
  你爸今晚出差了,咱娘俩凑合着吃冰箱里剩下的吧。」
  正是这一打,坏事了。
  SIS还没关呢,让我一紧张点出了隐藏在下面的页面。
  刚才正好看到自拍区,某位狼友妻子的3P照片就这么出来了。
  「哎呀~你看的啥啊?我说你怎么下班就进书房,原来是鼓捣这些东西啊?

  老妈在我身后点着我头说。
  「不是……不是啊。
  这应该是弹窗,不是我打开的。」
  我赶紧解释。
  「啥弹窗?我上的时候咋没这回事?再说了,你不上那些啥网,会有这些弹
窗吗?」
  「哈哈。
  老妈,看来你挺在行啊?你也上过啊?」
  我打趣着说。
  要是在以前,我是不敢这样说的。
  但是毕竟有过那么一次事了,反而觉得无所谓了。
  「别在这嬉皮笑脸,我咋会看这些东西?再说了,现在扫黄打非这么厉害,
谁还敢上?」
  老妈依然一本正经地厉声呵斥我。
  不过,这么一说,倒让我略微轻鬆了些。
  听的出来,至少她以前上过,不管是有意的还是不慎的。
  不会看这些东西?我笑了。
  真想问问她以前藏在枕头底下的一摞片子是怎么回事?现在还很清楚记得我
从她枕头下面拿出来的那些片子的故事情节,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这类教育
片。
  记得第一张讲的是一个香港的富家女,可能是香港的,因为当时听不懂里面
人说的话。
  那女的开篇就自白,家里有钱,上面的嘴有老爸餵着,可是下面的嘴却吃不
饱,于是整天出去觅食……90年代的片子,不知道狼友有看过的没?现在她竟
然讲怎么会看那个,哈哈,真想戳穿她。
  老妈看我咧着嘴笑,就问我有啥好笑的,别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
  我当然得虚心接受了,这才发现网页依然开着,于是就关了。
  「干啥关了?光关了网页不关了心,有用吗?」
  老妈说。
  「哎呀,都快世界末日了,学习下咋了啊?」
  我回头对老妈嬉皮笑脸的说。
  「好。
  今天趁着家里没人我跟你拉拉。」
  老妈从旁边拿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拉啥啊?我不挺好的,这段时间又没和老婆打仗。」
  我有点不耐烦了,胡乱的点着网页。
  「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有点大人样了,怎么做事还像个小孩子?别嫌
我唠叨你,你确实得比比你周围的同学朋友,人家哪个像你一样做事这么冲动?
不考虑别的,你得考虑下你以后有了孩子怎么给人家当爸爸,整天像个愤青一样
能教育好孩子?」
  老妈开始新一轮训话了……「哎呀,妈,我知道了。
  我不是嫌你烦,我就是觉得你管的太多,我要自理,那首先得给我个自理的
空间吧?你整天这么管着我,我怎么自理啊?再说了,我又不是犯人,又没做犯
法的事,用的着这么严肃吗?」
  我乾脆关了电脑,转过身对着老妈说。
  *********************************
**以下内容全属对话,不再详解。
  「你要真能自理了我还管你?咱家也就是当初买了複式的,要不早给你出个
首付钱赶你出家门了,那样也省的我瞎操心。」
  「好啊,妈,你说过我的,娶了媳妇忘了娘,现在我娶了媳妇了,你要不认
你这个儿子啊?那你给我首付钱吧,我乾脆到外面租房子,也不为银行做贡献去
贷款。
  那样我可以整天花天酒地,哈哈。
  不过你忍心看你孙子以后住出租房吗?」
  「你看看,我说的啥?你一句没听进去,还花天酒地?白说了。
  你这小子咋这么不通情达理?你敢花天酒地到外面去,我可跟你说,我要儿
媳妇不要儿子了,你就这么混吧。」
  「我开玩笑的,妈,你还真当真啊?我都20好几了,管的住自己。
  您呢,放心吧,我干不出啥惊天地的大事。
  再说了,我长这么大了,已经具有抗塑性了,再想改变我性格,我看难。」
  「哎~你说吧,我觉得自己挺会教育人的,咋生出了你这么个家伙。」
  「得了,我看出来了,你就是想找我事的,我又没犯错,你说的这么严重干
啥?都长这么大了,难道看着不顺眼,还能再重新回炉,再生一次吗?」
  「你……你这是啥话,还没找你算账呢,没啥错?趁着家里没人,给我讲讲
初一那是咋回事?!」
  「妈,酒后犯错而已,再说了,我已向全国全世界的狼友,不,网友承认错
误了,那事是我不对,以后不再犯了。
  既然这样,还是不谈了吧?怪不好意思的。」
  「你啥意思,你不会把这事捅出去了吧?」
  「哪能,我有那么傻吗?」
  「那你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决心很大,这事不谈了。」
  「不谈了?我看你这样下去早晚得在外面找事。
  现在不好意思了,当初怎么那么好意思?」
  「好,妈,谈,谈!我一个男的我怕啥?你说吧,谈啥?」
  「谈你个头!说说初一你是怎么想的,又是为啥那么做?」
  「嗯,那我可实话实说了。」
  「行啊。」
  「其实吧,我也不是那个啥,就是因为那个啥。」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说,说,妈,你别跟我急。
  我平心静气的说,你也得保证平心静气滴听。」
  「好。」
  「妈,你知道恋母不?」
  「啥?你啊?」
  「我问你知道不?」
  「听说过这事。」
  「哪听的?」
  「问这么多干啥?」
  「嗯,那天吧,我确实有点冲动,我向你道歉。
  其实我不是很恋母,就是觉得突然控制不住了自己,我事后也很后悔。」
  「控制不住?控制不住也得分对象啊?我是你妈,咱俩怎么能做那种事?真
要传出去,是个爆炸性新闻不?」
  「嗯,没人知道的。
  谁让你那天穿那条裤子的,屁股还翘那么高。
  你要是像今天这样,穿个紧一点的,再这样平坐着,也出不了那事了。」
  「放屁,成我勾引你了哈?」
  「可不是吗?谁能受得了那个诱惑?哈哈。
  再说了,你也没反抗。」
  「我一个奔50的老太婆了,诱惑你?谁信?我咋反抗,羞人不?」
  「妈,那会羞,现在不羞了?」
  「我是觉得我应该问问你是咋回事,怕你误入歧途。
  我关心你,还羞啥?」
  「哈哈。
  谢谢妈哈。」
  「你少在这贫嘴。
  你心理是不是有啥疾病?咋能那么看我?」
  「咋看你了?」
  「你咋说我诱惑你?」
  「嗯,妈,说实话哈,那天你确实挺诱人的。
  你说你那个姿势,放开母子这一层不说,谁能受的了。
  难道你在外面也对别人这样?」
  「放屁!我就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才不设防。
  谁能想到你这小畜生连亲妈都……」
  「都啥啊?我可没啥你……」
  「你那不是啥,是啥?」
  「妈,你说的哈。
  咱今天不害羞。」
  「害羞啥?你要真害羞还能做的出来?」
  「那就好。
  我只是想告诉你,那是……操。」
  「你咋这么噁心人!打死你算了。」
  「暂停。
  先别起身。
  咱说好平心静气地。
  咱也说好不害羞的。
  我这是实话实说而已。
  妈,你先坐下。
  我想听听你当时怎么想的。」
  「你这是骂人的话,能让我平心静气吗?我当时啥都没想!」
  「那就是死活不管了啊?」
  「不是,我就是看看你到底想干啥。
  没想到……」
  「没想到我会真……真插进去?」
  「那还用说。
  你也真够大胆的。」
  「嗯,其实我当时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傻不愣登的就进去了,进去就后悔
了。
  真的。」
  「后悔了怎么还在里面?」
  「比较下啊。」
  「比较啥?」
  「你和我老婆。」
  「有啥好比的?」
  「比较里面啊。」
  「不一样啊?」
  「可不一样。」
  「还不都一样啊。」
  「真的不一样。」
  「那是啥样?」
  「异样。」
  「滚。」
  「妈。」
  「哎。」
  「我咋发现咱俩说话越来越短了,哈哈。」
  「你气的。」
  「是骑的吧?」
  「你真快挨打了。」
  「干啥?想把那天我打你的都补回来啊?」
  「滚。」
  「妈,没想到啊。」
  「没想到啥?」
  「没想到你里面那么紧。」
  「老了啊,还紧。」
  「真的,和我媳妇的差不多。
  特别是站着的时候,我都感觉快断了。
  和她也没有过这感觉。」
  「别越说越离谱哈。」
  「切。
  真的啊。
  你后来是不是配合我了?」
  「没有,我是站不稳,怕摔倒。」
  「可能吗?我每次插的时候你都主动靠上来。
  我知道刚开始挺难为情,我也是。
  但是后来……妈,你是不是也挺舒服了?」
  「谈不上舒服,就是盼你吧,快点结束。」
  「那你还叫呢?」
  「你插的太快了。」
  「嗯,那你觉得我那事还行不?」
  「你指的什么事?」
  「就是操你的事啊,和其他人相比咋样?」
  「哈哈,你啥意思?和其他人相比?谁和你一样啊?见人就干啊?不过看样
子你还行,是个能给我生孙子的料。」
  「生男女还能看出来?」
  「那当然。
  你猴急啊。」
  「哦,你的意思是我还算是高手呢?」
  「啥高手啊?就是会作践人。」
  「妈,你脸咋红了?」
  「和你说这个,能不红?」
  「妈,我想操你。」
  「滚!」
  *********************************
**
    虽然让我滚,但是我却没滚,而是站了起来,一把将老妈拉了过来。
  老妈还是那样的挣脱,我死死地抱住。
  「你再这样,我跟你爸说。」
  老妈在我怀里看着我说。
  「抱你抱还得老爸批准啊?」
  我低下头,将眼中的慾望传递给老妈。
  老妈不再说话。
  「妈,你就不应该跟我谈这些,谁受的了。」
  「那好,你放开我,不谈了。」
  老妈开始用胳膊肘推我胸膛。
  上面使劲的同时,下面却贴的更紧了。
  「妈,受不了了。
  我……我想再操你一次。」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两手胡乱的摸着老妈的屁股。
  老妈喘着粗气,在屁股后摸索着我的手。
  我两手攥住了老妈的双手,使劲将她搂在怀里,然后紧紧吻住了老妈的嘴唇

  老妈开始还闭着嘴,可能是被我的情绪感染,逐渐张开了嘴唇,任我的舌头
在她嘴里游蕩。
  我腾出了一只手,开始摸老妈的下身。
  此时她已经迷离了,瘫软在我的怀里,任凭我的双手在她身上肆虐。
  「疼。
  轻点。」
  老妈分开了我的嘴唇,双手缠住了我的脖子。
  「答应我,就这一次了。」
  眼睛里透着害羞,又透着点激情。
  虽然已是中年,但两鬓通红,甚是可爱。
  我没有说话,而是匆匆将自己裤子脱了下来,裸着下半身光着脚丫子急急地
去脱她的裤子。
  「别再这里,去你卧室吧,别感冒了。」
  老妈拉住了我的手。
  于是老妈在前我在后,两人半拥着来到了二楼。
  刚一进门,我便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脱下了她的裤子。
  老妈好像还是很害羞,拉过被子盖在头上,我顺手又掀掉了被子。
  然后两手摸索着她的两腿中间。
  老妈的毛不是很多,两片阴唇反了出来,水流了很多。
  为了不弄髒床单,我拿过了一块浴巾,老妈很配合的起身铺在了身下,又分
开了双腿。
  此时的我已是慾火高涨,鸡巴坚硬的程度难以想像,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再啰嗦。
  趴在老妈身上,没有用手扶,鸡巴便已经吞没在了老妈下身里。
  老妈此时闭着眼睛,张着嘴巴喘着粗气。
  没有任何前戏,我开始猛烈地抽插,次次到底,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老妈也用双手在我后背抚摸着,开始」
  eng……eng……」
  地叫了起来。
  上百次的抽插之后,我累了,趴在了老妈身上,下面依然慢慢抽动。
  「妈,问你件事啊?」
  我抬起头看着老妈说。
  「什么事啊?」
  老妈睁开了眼睛,一边承受着我的撞击,一边慢悠悠的回答。
  「你以前有没有被人操过?」
  「哈哈。
  有啊。」
  「真的吗?谁?」
  「你怎么来的,你爸要是不操,能生出你?哈哈」
  老妈在我后背上轻轻打了一下。
  「嗯,那没有其他人了啊?」
  「没有。
  你问这干啥?」
  「就是随便问问。」
  老妈将胳膊垫在头下面,笑着对我说:「怎么?别人操你妈,你高兴啊?」
  听到这话,我下面莫名颤动了下,狠狠顶住了老妈。
  「傻样啊。
  轻点啊。」
  「嗯,妈。
  你逼里真暖和。」
  「啥话都说呢。」
  「怎么?我操的不是你的逼吗?」
  我笑着对老妈说。
  「是啊,轻点操,以后不许了。
  操她。」
  老妈仰着头示意了下挂在床头的结婚照。
  「嗯,妈。
  我觉得真刺激,就像守着老婆操你一样。」
  我又加重了力度,摸着老妈软软的奶子说道。
  「eng……要不我怎么说你傻样呢,竟想些乱七八糟的。
  说老实话,你们怎么不要孩子啊?eng……你轻点啊。」
  「趁着年轻,多玩玩。
  你又不让我操了,她怀孕了,我咋办?」
  我笑着对老妈说。
  「再说了,我现在还不大,自己管好了自己再说。」
  「你就知道玩,可别玩大了。」
  老妈被插着,仍不忘教训我。
  「能咋玩大了啊?又不换妻。」
  「你小子懂得还不少啊?还换妻呢,可别乱想。」
  「哈哈,开个玩笑。
  不过,老妈,我跟你说,你不许骂我。」
  「嗯,说啥?」
  「你先翻过身去,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来。
  那样你打不到我。」
  说着就将老妈抱起,老妈摸着肚子慢慢后退,退出来我的鸡巴。
  「今天怎么这么硬啊,被你小子作践死了。」
  然后趴在了床上,稍微翘起了屁股。
  我趴在她后背上,将鸡巴慢慢插进去,然后两手绕到她身下,摸着奶子,将
嘴靠在了她耳朵上。
  「妈,我曾经将我和她做爱的相片放到网上过。」
  我开始猛烈抽插起来。
  「啊?eng……你怎么这么大胆?不怕人家认出来啊?」
  老妈惊奇地把脸扭向我这边说。
  「没事,我没露脸的。」
  「哎,你们年轻人啊?这种事都公开。
  有啥意思?」
  「没意思,刺激。
  我还和老婆做爱给别人看呢。」
  (坛里的CJMN同学可以给我作证,此话一点不假。)
  「啊?你啊。
  小畜生。
  自己老婆都不珍惜,小心以后她偷吃。」
  老妈屁股翘的更高了,我每次插下去,都能发出「啪啪」
  的声音,臀上涟漪一片。
  「妈,我畜生啊?你不是啊?这次你可是同意让我操的。
  是不是,妈?」
  我用胳膊撑起了上身,开始猛烈进攻。
  「啊……啊……轻点啊,小畜生啊。」
  老妈伸起脖子,放声的叫了出来。
  「妈,你说是不是?」
  我真想把我自己都塞进去,性器交合处已经是一片水了。
  那种润滑紧握的感觉畅快的难以形容。
  「是……啊……小畜生操的……啊……操的太狠了。」
  「妈,要射了啊。」
  「嗯,快射吧,我已经来了。」
  「妈,你下面出了好多水,我射哪?」
  「啊……射进来吧。」
  老妈好像来了,双手抓住了床单。
  于是我紧握住老妈的丰满双臀,开始冲刺。
  「妈,我问射进哪里?」
  高潮将来时我急急的问。
  「逼……逼里。」
  老妈已是有气无力,紧紧抓着床单说。
  最终还是射进去了。
  射完后在老妈后背上躺了好长一会。
  在穿衣服时,我问老妈真是最后一次了吗?老妈斜着眼睛看着我说,你还想
几次?哈哈,反正是放开了,我能怎么说?就说一次吧?老妈穿上鞋子走出了卧
室,回头撇下一句「想的美。」
  草草的吃了饭,玩了会游戏準备睡觉。
  本来想去老妈卧室再来一场的,里面却反锁了门。
  怎么叫都不开。
  无奈了,正準备回去,突然听见里面解锁的声音,然后传出一句话:「你不
是说一次吗?现在用了这个机会,那你老婆怀孕了怎么办?」
  地里格朗格挡啊,怀孕再说呗,进老妈的门先。

******************************
*****
    昨晚一夜好觉,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老婆早已起床。
  于是拿过手机,开机一看已是9点15分。
  挣扎般的从床上坐起后,老婆推门进来了。
  看着迷迷糊糊的我,老婆端着一杯牛奶站在门口咧着嘴笑。
  「这是什么情况?刚睡醒就看到美女的笑,不愧是週末啊,身体舒服了,精
神上也能享受这上等的伺候。」
  我指着老婆开玩笑的说。
  老婆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坐在床上捏着我鼻子说:「小女子听大爷这
么夸奖真是荣幸之极啊,特来送牛奶一杯。以答谢大爷的不杀之恩!」
  「我操,不杀之恩?!我记得你是小学毕业后才上的大学啊?难道你小学没
学过那个『杀』是啥意思?」
  我愕然地鄙视着老婆说。
  「是啊,本姐姐是才女,小学没毕业就直接进了大学。不知道这个『杀』是
啥意思。
  我只知道,昨晚你差点累死我。
  」
  老婆狡黠地瞇着眼睛看着我,而我更是大惑不解了,昨晚啥事没干啊,上了
会网就回来睡觉了。
  莫非我半夜梦游干了她?还是……有贼人破窗而入,替我行了那般好事?「
看啥看?我告诉你,你别这么无辜的看着我。昨晚上前半夜你打呼噜,打你一下
吧,隔两分钟又打起来了。我好不容易睡着了,你到了半夜又半压在我身上,又
是摸又是压的,累了我半夜,你倒好,睡得跟个死猪一样。你这不是杀人是干啥
?!」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
  昨晚确实迷迷糊糊的感觉抱着个肉体的。
  「哎~我跟你说啊。从我那晚值完班,你怎么不冲动了,是不是背着我出去
找了啥女人了?」
  老婆放开了我鼻子,又揪起了我的耳朵。
  「我靠,疼,你揪我干啥啊?主要是我这几天太乏了。再说了,半夜睡梦中
都骚扰你了,证明我还是有那个心的,我能找啥女人啊?」
  我摸着耳朵对老婆说。
  这才想起来,我已经三四天没跟老婆干那事了。
  「你还乏呢?我上个夜班都恢复过来了,你干啥了?还这么乏?肯定找女人
了吧?」
  老婆依然不依不饶,把我压在身子底下,继续说:「这几天你真没想啊?我
还以为你昨晚会做呢?」
  「妈在家没有?大白天的,你还开着个门,万一妈上来,不好看。」
  我半搂着老婆,将她裹进了被窝。
  「早晨我起床后就出去了啊,放心吧,没在家。老公,我想要了。」
  老婆小鸟依人般地趴在我怀里,在我裸露的胸脯上用手指划着圈圈。
  「那也得等我把奶喝了吧?」
  其实我也有点想要了,鸡巴已经竖了起来。
  「哎呀,一会我给你热去。先喝我的奶吧。」
  老婆听到我那话之后开始兴奋起来,用手去摸我的鸡巴。
  「哎呀,咱家弟弟都硬了,快进姐姐家里暖和下吧。」
  我不再说话,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然后就去摸她的奶子,另一只手也隔着
老婆的牛仔裤摸着老婆的大腿根部。
  而老婆也不甘示弱地和我接吻,两手摸着我的屁股,来回抚摸。
  *********************************
**
    正如那一夜在老妈房里一样。
  听完了老妈的话后我便推门而入,老妈正转身往床边走。
  我两步上前从后面将妈抱在了怀里,一只手摸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摸着她
的下身,下面紧紧地贴着她穿着秋裤的肥屁股。
  老妈反过手来扭了我腰一下,便拖着我往床边走。
  来到床边后我坐在了床上,让老妈坐在了我腿上,我继续隔着她软软的秋衣
抚摸着。
  「我说你猴急吧?这次可是你说的还有一次,我看你媳妇怀孕了后你咋办。

  老妈背对着我,两手撑在床上,在黑暗中对我说。
  「妈,一回生,二回熟。家里又没人,咱娘俩快活下咋了?再说了,这个又
没人知道,反正都有这个需要,干啥这么拒绝我?今下午你不是挺爽吗?」
  我一边回答着老妈,一边抱着老妈起身,把裤子拉到了腿上,同时将老妈的
裤子也往下拉。
  老妈倒是没有阻拦,看我将裤子褪下了,便又坐到了我腿上,我的鸡巴穿过
她的两腿被夹在了中间。
  「那你也得分啥时代啊?现在哪还有这种事啊?」
  「啥意思?莫非以前这种事是光明正大的?」
  我很惊愕,忙问老妈。
  左手已经伸到了秋衣里面找到了她的奶头,右手则在已经湿润的阴蒂上揉搓
着。
  「你懂啥?就是到啥时候,这种事也没光明正大的。不说这个了。」
  老妈身体开始颤抖。
  我两手开始加重,老妈显然受不了我的力道,反过手来打了我腿一下。
  我撒娇般的一边揉一边说:「妈,告诉我一下嘛,我想听一下那些过去的历
史。」
  「那你轻点。」
  老妈抬手理了理头髮接着说:「都是老时代的事了,那时候家里都穷,兄弟
姐们多,就有很多找不上媳妇的光棍,有的终生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家里老的
死了,也有儿和妈弄这个的。」
  「那有实在例子不?」
  我有点激动了,身体开始前后移动,让下身摩擦。
  「哎呀,你问这么多干啥,都是老人的事,现在哪有这种事啊。」
  老妈这时出的水已经流到了我腿上。
  「问问咋了?快说啊,肯定有实际例子。」
  我已性起,抬起老妈的屁股,让她分开腿坐在我腿上,而鸡巴开始找她那湿
的一塌糊涂的阴道。
  老妈也很配合,待到我摆好了姿势,便慢慢往下坐,直到我的鸡巴全部插了
进去才开始说话:「你可得管好你的嘴,可别乱说。你爷爷家旁边那个老光棍你
知道吧?他以前兄弟姐妹五个,三个男的两个女的,家里穷……嗯……」
  虽然我没有继续动,但是鸡巴全根而入还是给了老妈很大的刺激,她忍不住
叫了两下,能感觉出阴道里也颤动了几下。
  「嗯,只能换亲,就是他姐妹嫁给别人,别人家的姐妹嫁到他家里。可惜他
是老小,嗯……家里的换完了,他就光棍了。后来他爹死了,那时他也就20多
岁,就和他娘那个了……嗯……你先慢点动。」
  我听了兴奋,便抱着老妈的腰前后移动起来。
  虽然不是抽插,但是鸡巴在里面夹着旋转,感觉却比抽插更加舒服。
  老妈显然也很舒服,没说完就停住了。
  「妈,怎么不说了?那别人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开始喘粗气。
  一只手绕到了老妈屁股下面,揉捏着那份丰满。
  「谁知道他俩弄了多长时间了,后来听说是……嗯……你轻点动啊,我都快
撑开了……听说是中午在棒子地里弄的时候被人瞅见了,慢慢……嗯……就传开
了,他娘后来改嫁到外村了……啊……」
  老妈已经忍不住,我听了也更加兴奋,两手按着她的腰,让老妈在我鸡巴上
颠簸起来……
*****************************
******
    这时的老婆已经是意乱情迷,让我停一下,她要脱掉牛仔裤,怕髒
了床单。
  于是我便起身放开她,她下床背对着我脱裤子,那翘翘的屁股和修长的美腿
让我看的鸡巴又硬了半分,看着她把紧身的牛仔和红色的内裤脱下,我帮忙给她
脱掉了毛衣,我俩便赤裸相对了。
  老婆一把把我按下,然后骑在了我身上,将鸡巴慢慢插了进去,开始疯狂地
在我身上扭动。
  虽然被弄乱的头髮遮住了眼睛,但是从她那半张着的小嘴可以看出,才三天
没干她,她便受不了了。
  抽插了几十下之后,她便趴在了我身上,跟我说头晕。
  哈哈~我当然知道这丫头的想法,无非就是懒呗,这是她惯用的伎俩,没想
到做爱也来这一套。
  我便发挥出了我的「大男子主义」
  的优势,两手抱着她的屁股,然后分开双腿,开始大干起来。
  那坚挺的乳房压在我的胸脯上,紧翘的屁股握在我手里,让我开始慢慢迷失
……不一会,老婆便大声呻吟起来。
  于是我便又放慢了节奏,怕自己会忍不住射出来,而错失了这份激情。
  这时候,言语交流能够有效分散下面的敏感度。
  「老婆,你下次什么时候再值班啊?」
  我问老婆。
  「可能是下週一,没看值班安排呢。怎么了?」
  老婆趴在我胸脯上颤着身子说。
  「没啥。现在值班还那么累不?晚上能睡会不?」
  我慢慢抽插着她的逼,慢慢找话题。
  「嗯,不像以前了。新一把手上台后管的松点了,晚上可以睡会。不过不好
玩,不如在家里被你肏好。对了,你问这干啥?不会是真想趁我值班的时候出去
偷吃吧?」
  老婆抬起头笑瞇瞇地看着我说。
  「哈哈~我哪敢啊。以后你晚上随时打家里电话查岗哈。公平起见,我晚上
也随时给你打手机,看你偷吃不?」
  我使劲捏了她屁股下。
  「坏的你啊?用这么大力干啥?嘿嘿~我就是真偷吃了,你打我手机有用吗
?说不定我接着你电话的时候下面就接着别人的鸡巴呢。」
  老婆坏笑着说。
  「哈哈~还真说不准哈。那也一样啊,说不定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下面就
打着别人的屁股呢。」
  我不肯示弱。
  「低级错误了吧?问题是你打谁啊?你在家里呢,怎么领人回来?奥~我知
道了,咱爸这几天出差,你不会趁我不在家,骑在咱妈屁股上了吧?哈哈哈……

  老婆捂着嘴巴笑起来。
  我肏,我心想,还真他妈让你猜对了。
  「肏,要肏也得先肏你妈,看你妈那骚样,不行让你妈来住几天吧?我好用
鸡巴安慰安慰俺丈母娘」,我赶紧打住她的话。
  「滚吧你。要肏也得先把姐姐我肏舒服了。快点吧你,一会妈回来了我可放
不开了。」
  老婆打着我肩膀说:「反过来,我要在下面,我喜欢被你压着的感觉。」
  翻身,用手扶着鸡巴在她逼外面摩擦,待到她要骂人了我才一下到底,然后
压在她身上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
***************
    老妈显然没用过这种姿势,前后摇晃了两三分
钟,便向后仰在了我胸膛上,嘴里喘着粗气骂咧咧地对我说:「你个小杂种,从
哪学的啊?我的腰都快断了,可作践死我了。」
  我嘿嘿一笑,伸手向前抱住老妈的身子,将她搂在怀里,「妈。我这个是自
学成才,和老婆都没试过呢。」
  一边说着,下面一边慢慢地摇晃着。
  「哎~生了你这么个作践人的东西。」
  老妈将头枕在我肩膀上说。
  「就是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得探明真相啊,要不我咋会进我老家?」
  老妈被我逗乐了,一边笑着,一边伸下一只手去摸了摸我未插进她体内的半
截鸡巴,好似自言自语地说:「你说这是啥事啊?我生下来这东西,一不留神又
让它进去了,生它的时候那个疼,现在又进来了,感觉却不一样了。」
  话都这么说了,看来老妈是彻底放开了。
  我的心里也别有一番风味,自己的妈妈含辛恕苦地把自己拉扯大,到了该孝
敬她的时候了,我却又反过来把她当自己女人一样肏了,世间有几人能有如此的
享受?又有几人能真正体味到这母子谈情的滋味?想到这里,我伸手摸了摸妈的
头,真盼望她的头上不要长出白髮,真盼望妈妈能永生不老。
  老妈还在自言自语:「你说吧,当初把这个巴子生出来的时候,那个高兴啊
,唯恐天下人不知道。现在倒好,它进来了,心里却又那个害怕,怕人知道,哎
!」
  「妈,想这些干啥啊?我只知道,现在这样抱着你很幸福。」
  我停止了下面的动作,将妈紧紧搂住。
  「嗯,累了吧?到床上躺下吧。盖上被子,别着凉了。」
  老妈依然那么关心我。
  拉过被子来,盖在了身上,然后又压在了她身上,老妈主动用手扶着我鸡巴
对準了位置,然后轻轻地对我说:「进来吧。」
  我便又慢慢挺进了老妈的体内,开始抽插起来。
  「为什么你觉得这样会幸福?」
  老妈抬手开了檯灯,看着我说。
  我也抬起了头,看着老妈的脸。
  那张略显苍老的脸上虽然已爬上了皱纹,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却显得水灵活
现。
  我忍不住摸起来她的脸,「妈,小时候受了什么委屈都会扑进你怀里,那时
候感觉你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现在我好像重新回到了童年,虽然无知,却很快
乐,恰似现在,只想埋进你的怀里,什么都不想去想。长大了,才发现自己小时
候是多么的叛逆,想到小时候一些事真对不住你,让你那么操心,真想好好报答
你。哎~!」
  说出这些话,我是真有哭出来的冲动。
  老妈嘟着嘴巴半笑着看着我,「嗨,这咋还感慨了呢?你知道这些就好,我
也不想你怎么报答,只要你好好生活,就满足喽。坏小子,还要妈哄你不哭啊?
哈哈。」
  说着就去挠我胳肢窝。
  「嗯,妈,你知道我最怕挠胳肢窝了,别闹了。」
  我扭动着身子躲避老妈的「骚扰」,这一扭动却更激起了下面的快感,于是
忍不住又大力抽插了几下。
  老妈抬起手在我后背打了下说:「没正型,刚发完感慨就在这使坏开了。还
是小时候好玩啊,大了会作践人了。」
  我也回复了情绪,一边抽插着一边回答:「俺小时候咋好玩了?顶多亲亲你
的奶子,现在大了,不仅会亲奶子,还会用鸡巴肏你呢,嘿嘿。」
  刚说完,后背就又挨了一巴掌。
  老妈继续说:「你今下午还没回答我呢,你为啥对我这样,要说实话。」
  「嗯,妈。其实……其实我从懂得男女之事起就对你有那么一种幻想。」
  「这个我知道,从杂誌上看过,大部分人都有这么一种思想,可是为什么你
真实施了呢?难道没考虑我拒绝的后果?」
  「妈,我真的不知道我那天怎么那么大胆。就是真插进去吧,感觉很刺激,
和自己媳妇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虽然觉得那样不好,但是身体忍不住地往里送。
那你又是为什么没拒绝呢?」
  「差不多,我开始是觉得不好意思面对这个事实,可是后来你把我弄得也想
了,就慢慢接受了,那天后来我也是忍不住地去迎合你,你也应该觉出来了吧?

  「嗯,觉出来了,妈,跟你说这些感觉真刺激。你感觉出我鸡巴更硬来了吗
?」
  「嗯,坏蛋啊。你就在这作践我吧哈,真是的。」
  「哈哈,这不是作践,这是……嘿嘿……是肏!你用哪感觉出来了?」
  「你个色相吧。你用被子盖住咱俩,我就说。」
  「好了,这样看不见了。说吧。妈。」
  「哎呀……你用这么大劲干啥?我都快被你插透了……」
  「兴奋了。妈。你还没回答我呢。」
  「啊……下面声音太大了,轻一点,轻一点肏……我。妈的下面感觉出来的
。」
  「妈,听你说出这个『肏』真刺激。
  啊……没想到你真放开了,妈,我肏你哪?」
  「坏蛋。嗯……你这是骂妈呢?妈放开还不是为了你啊?为了你能肏妈的…
…逼。」*******************************
****老婆已经被我肏的大声喊叫起来,我怕我妈真这时回来了,便又放慢了
动作。
  「哎~我说亲爱滴,咱别弄这么大声好不?整的我跟嫖娼一样,你又不是小
姐,别这么夸张啊。」
  我笑着说。
  老婆也停住了喊叫,指着我说:「好啊你,挺专业啊。你肯定在外面嫖娼过
,要不咋会这么说?」
  我把老婆的手移开,压在床上。
  「肏,我专业还是你专业啊?咱虽然没嫖过,可也学习了不少日本教育片了
吧?你这几声喊,比那些女优专业多了。」
  老婆红着个脸,在我身下扭了几下说:「讨厌,你说人家是卖淫的,人家不
伺候你了。」
  「嘿,你个丫头,还真反了。不伺候我,你想伺候谁去啊?」
  我打趣道。
  「爱伺候谁就伺候谁去,谁让你说我卖淫了。我不卖了,我去送。」
  「哈哈,就像你没送过一样。」
  「啥意思啊?我送给谁了啊?你别在这玷污我清白。」
  看她阴起了脸,看样子要当真,我便不再开玩笑,赶紧打起了圆场:「呵呵
,你忘了啊?上次咱俩不是视频给人看了吗?」
  老婆听完之后把头埋在了下面道:「还说呢,羞死了。都是你给忽悠的。」
  我继续干起来。
  「吆喝。当时看你不是挺兴奋吗?咋这么害羞了?」
  「讨厌,用这么大力。啊……老公……我要。当时兴奋,啊……现在害羞了
。」
  老婆又开始意乱情迷地叫了起来,只不过这次声音小了很多。
  在这里,我有必要说明下。
  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