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诱人诱惑…教室里的秘密

诱人诱惑…教室里的秘密

时间:2018-08-08 「森林里的秘密」这个套房的名字,顾名思义,房里的摆设像极热带森林,该有的设备因有尽有,八爪椅、荡鞦韆、按摩器…等,哪个白痴恋人不喜欢这种套房呢?哪对恋人出来后不满意吗?除非对方不满意你的表现。
此刻,在这个房里的男子深深叹了口气,看着白色床单上那个小绵羊,害羞的拉着被子,满脸害臊。
「玥,你真的满足不了我…」男子说出这种伤人的话,看来是这名女子不热情喔?
「可是…我不习惯当女王,更不习惯cosplay…」女子脸越来越低,像极了垂下耳朵的小咩咩。
「什么!!」男子大惊后,说出一连串的话…
「妳居然不懂这种情趣,女王有什么不好??你不觉得这样很有快感吗?」
「cpsplay有什么不好?护士、空姐、老师、OL有什么不好?你不觉得很刺激吗?」劈哩啪啦的讲出自己所渴求的,但床上的小绵羊却一次都没有做到。
「妳不喜欢跟我做这种事嘛?」男子瞪着小绵羊,小绵羊选择不回答,头整个低了下去,完全是逃避现实的心态。
男子看到小绵羊的这种表现,一脸失望,拿起褐色的大衣掏出皮包里的千元大钞,放在檯灯前,之后黯淡的离去。
小绵羊又失恋了…虽然有着令人荡漾的眼眸、细顺的褐色髮丝,身材也不错,至少有C,该凸的地方有凸、该凹的地方也凹了,照理来说这种女孩子,这是炙手可热的吧?怎么会有被人抛弃在宾馆的一天呢?
问题就出在女孩自己,这女孩可古板的要命,虽说做归做,但她却一点也不明了情调,说什么做爱只需要两个人互相用心沟通就好了,这种想法真天真…。
「老天啊!!问题出在哪呀????」这名叫玥的女子大叫,怪老天?还不懂问题可是出于自己呢!!
引人犯罪的铜体从床上起了来,眼角泛泪的走进浴室沖澡,反正离预约的底限还有时间,好好来泡个澡吧。
滚烫的水从头上滑至到那销魂的锁骨,在缓缓的溜到丰满的胸上,湍急的留下白皙的大腿上,这么养眼的画面,让每个男人看了都想得到,但都换过十几个了…还是找不到能接受她不懂变化的男人。
「媛姐,房间有人吗?」柜檯里传出一个沈厚男子的声音。
「嗯…客人好像刚刚走…」那名女服务生歪头道着,那种预约要等半个月的套房,一天一对客人,照理来说,会等待时间到后再走,怎么才一个小时就走人呢?
满脸疑问的女服务生正在苦恼的想着,男子便往里面走进,「森林里的秘密」是他喜欢的待的一个地方,因为本来就是他的房间,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姐姐弄成这样,没办法,这年头赚钱难,姊姊居然连自己的房间都不放过,硬要开成宾馆,还「森林里的秘密」呢!
今天满幸运的,客人这么早走,平常我都只有沦落到睡客厅,幸好我家隔音设备好,不然我每天可都痒的要死,男孩哼着小调,转着房间的钥匙,大开睽违已久的房间。
「天啊!刚刚的客人卫生纸还乱丢。嗯?怎么还有女孩子的衣服,不要了吗?」男子看着自己的房间,感叹当初把房间借给姐姐,也多归了这些「淫蕩」姐姐的经营下,我这间睡房每次都氾滥成那样,还要自己来整理!没办法,谁叫我爱我那床呢?!
淅沥淅沥‾ ‾ ‾ 
男子发觉浴室里来有水流声,以为刚刚的客人出去忘记关水,急着跑到浴室里关水,却看到了一些不开看的…画面?
「啊!!!!」
两人异口同声,惊讶的表情维持的好几秒,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遭遇?
两人不说话好几分钟了,大概在沈澱心情吧!谁叫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情呢?
「妳是谁?小偷吗?怎么会在这房间?」首先男子打破了沈静。
「什么?!我才不是什么小偷呢!?我可是客人呢?你妈没敎你进房要敲门吗?」玥脸红脖子粗的骂着。
男子听着玥徐徐的骂着,他根本没再听!他在居心叵测呢!在想刚刚那露骨的画面吧?女子一直骂、一直骂,发现他根本没专心听后,她停止骂闹声,男子发现女子没在骂他后,发现不对劲,咳了几声后道:「媛姐以为刚刚的客人走了,所以我才进来的,咦…?只有妳一个唷?」女孩子不语。
「你被抛弃了?」他轻声而小心的问道。
女子听到「抛弃」这两个字,便哇哇大哭、泪流满面,旁边的男子手忙脚乱、手舞足蹈,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可最不会安慰女生呢!
「宝贝、宝贝!不要我了!!!」女子像是小女孩般的哭着,宝贝?看来她好像很喜欢她男朋友,好吧!「你继续说吧…」没办法,谁叫他对哭的女子没辙。坐在椅子上,听着她的咭哩呱啦,一边哭着,一边跟我苦诉着,我还递卫生纸给她呢!
她真的很爱他,她为了他帮她拼功课,帮他照顾妈妈,又帮他还清所有债务,常理说,应该快步入礼堂了!只是这个菜不服她男朋友的嘴吧!谁叫她害怕玩情趣?对她来说情去这个词,可令她又害怕又讨厌。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有人不爱玩情趣?」男子轻笑,掬起嘴,这可是他听过最好笑的事。
「别笑嘛!我也不愿意呀?」女孩子苦恼的道着。
「给你个忠告吧!现在的男生可是很喜欢玩情趣呢!」男子仰起玥的下巴,认真的给这笨女人个忠告。
「可是…」有苦难言呀!
「我不会…。」讲出了重点,看来早就知道问题出在自己了。
拿个A片,或是问些朋友就好了吧!
玥摇头,那些方法都试过了,可是她光看到那些不堪的画面就会逃跑…。
「好吧!我敎妳…」男子叹息,这个想法想了很久,大多出于刚刚那些诱人的画面,不过有同情她这样的遭遇。
「YA∼∼谢谢!!我想变成宝贝最想要的女王∼」像得到救星般,玥开心了很久,至少她的宝贝不会在不理他了。
「我、我也要?」玥愣着了。
废话,这样要叫他跟充气娃娃示範给她看唷?很幽默唷!小姐!
「不跟你费舌了,我要上了。」他把女人推到自己喜欢得床上,手段一点也不温柔。「等等、等…」终于让她闭上嘴巴了,唇与唇重叠着,口里他伸出舌头往她嘴里侵袭着,冰凉而酥麻的感觉从上到下刺激着玥,嘴巴交缠着,玥似乎被电的酥麻,脸整个胀红了起来。
该说他技术好呢?还是他的磁场跟玥很合?答案啊,下落不明啰∼
在口里缠绵的两人分了开「如何?」男子扬起嘴角笑着,看着脸红气喘的玥,如此可爱、逗人的可人儿。「我、我…」小脸红通通,看着男子帅气的脸庞,讲起话来也吞吞吐吐的,「没感觉嘛?」男子眼神失落了起来,「嗯…我、还要…」细柔的声音传出玥的口中,此时男人带点笑意道着:「我听不到∼」弄得手里的小人儿脸红心痒,「快点唷!不然我要走啰∼」男子又在开玩笑,不知为什么,小人儿突然大胆了起来,可能是刚刚的深吻,激起了她藏匿在心中已久的狂野。
我…还想要…。
「我要!」吻一个一个的接着,小人儿的心跳怦怦跳着,需求的话越还越大声,等待她的傲气慢慢的出来着,玥举起了一根手指头在男子面前,「你叫什么名字?」男子乖乖的回答:「杰…」,小人儿越来越不羞涩,反而诡笑了起来,「舔手指!」女王的风範,可越来越太了,看来要消灭着场大火,还久呢!
杰深出绯红的舌尖,舔着女王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用口水擦拭着女王的手指,女王又笑了,瞬间把手指往杰的口中刺入,杰在嘴里用舌头帮玥的手指按摩着,玥摸着杰的软髮,称讚着「杰,乖、好乖。」
此刻,被慾望冲昏头头的玥,等等清醒过来,必会脸红心跳加大叫!因为现在杰躺在床上,不、应该说双手被绑在床上,虽然衣服并没有任何一件不见,只是上衣已经快被攻陷下去了,被旁边着个刚诞生不久的女王-玥扒开了。
「乖唷,你只要乖乖的,就没事了…」玥说完便舔着杰的胸膛,杰并没有任何怨言,只是等待着玥的下一步动作,玥的姿势越来越淫蕩,到最后整个跨到杰身上在舔着胸膛,玥身上的布料早就在杰被绑之前通通不见了,那呼之慾出早就紧紧贴在杰的胸膛,加上玥的那些动作,早就把杰的小弟叫醒了,玥却没发现,还变本加厉,整个人裸体在他身上扭动着,手指头还在杰的嘴里交缠着,这种事谁不心痒呢?
「嗯?有感觉啰?」玥终于感觉到了,假如她在感觉不到,杰的兄弟可能会渴死吧!
玥窃笑着,"才没那么容易呢!"的表情看着杰,玥看着那玩物,虽然看过很几次,但她从来没有感觉那么兴奋,玥伸出指间,碰着那杰的宝物,宝物抽动的动了,玥笑的越来越淫蕩,跟半个小时前的小绵羊,完全不一样!!!
玥张口了小嘴,吸着她的玩具,不间断的上下上下,这个动作让杰起了疙瘩,杰的表情像极了半个小时前的玥,害羞而很有快感。
「快、快要了」男人气喘的声音,玥马上把嘴收了起来,但并没有不想碰到液体的意思,反而把酥胸贴在上面。
一触而发,玥用着闪亮亮的眼睛看着,做过那么多次,但唯有这一次让她如惬意。
她一屁股坐下,与杰的命根子对的极準,根本就一拍即合。
「没想到妳也那么湿了…」杰嘲笑着笑着。
「要、要你管!喔…!要你、你做就做!嗯呀…!少、少啰唆!!」玥一脸不屑的脸着红,身子仍继续摆动着。「嗯…」杰的喘气声。
「嗯…呀∼啊…唷…」一连串的淫蕩声从玥口中传出。
「啊!!!」一个大吟叫声后,女子像事软骨,身子往床上倒。「呼…哈…」喘气声此起彼落。
一脸满足的躺在杰旁帮他解开绳子后,便甜甜的进入梦乡。
「调教成功!」杰抱着刚睡醒的玥,笑容可掬的看着她,而玥完全忘了刚刚那些过程,她只记得他把自己吻的东倒西歪,昏天暗地的,其他都不知道了。
「没关係∼我该拿出我的秘密啰∼」杰雀跃的跳了起来,往电视液晶银幕的后面拿出了V8,玥整个人傻眼,难道花钱来过这里的客人,都被他拍过?杰按下一个开始键,熟悉的画面、声音,全都跑了出来。
「这!我怎么会这样∼∼∼???」玥红了脸,看着萤幕上的自己,原来自己是着么「渴求」的女人,跟AV女优有拼呢!「给我!」玥伸手抢着杰手上了V8,一阵追逐赛上演了…
不料,玥一个不小心身上的被子掉了…诱人的裸体一丝不挂的坦露在杰面前,杰舔了舔舌头,把录影带放在拨放器了,接着,蓄势待发的大野狼準备要对女王反击了……!
房里传来一阵阵的喘气声,似乎很满足的样子。
「杰,这种感觉很奇特,我跟男朋友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玥的声音悦耳般动人。
杰看着玥说着办事完的心得,不禁笑了一笑。杰把玥往自己的胸膛抱着。
「?」
杰露出了沈稳的笑容,「这就代表我比妳男朋友行啰?」
玥顿时涨红了脸,头低低的,半句话都不敢讲,想到刚刚录影的画面,又想到刚刚跟这个陌生男子的激情,难道她真的事慾求不满吗?
杰起身穿起裤子,拿起床头旁的烟盒,开始嚼起香菸。
「那个…今天的事…」玥拉起棉被盖着自己的动人的裸体。
「嗯,我知道,我不会再跟你见面了,也不会造成你的困扰!」杰修长的指尖刁着香烟,脸上露出了笑容,之后转身走出这个房门。
玥愣了愣。
不对,她没有叫他走的意思,虽然她有了男朋友,也知道这样出轨是不行,但是她并没有叫他不要走了意思,至少…也留个电话吧!
算了…就算落花有意,流水也无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离去的时候刚刚好下起雨来,这场雨让我忧愁,他离开的瞬间好像是世界末日,天气怎么换就是少了个太阳,有的只是那如哀怨表情的雨儿,太阳是不是跟着你的离去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蹤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的离去让这场雨一直下着,没有断过,而我哀愁的心情也没有断过。
总觉得好像错过了一个好的人…
风筝会随风越吹越远,我怎么抓都抓不到…
我们还会相遇吗?
「小玥,小玥。」一名男子正在教室外的走廊呼喊着玥。
走廊宽大,没有什么人,也因为没有什么人,他才肯叫她吧!
「那个…我们合好了吗?」那天生闷气而独自走出宾馆的他,对于放她一个人真有许多不好意思,但这不是他真正想合好的原因。
「那个我有一份理科作业,有点棘手,最近国文的作业比较紧,所以想请你帮我做理科的作业…」这才是目的吧!
玥点了点头,并不想讲些什么话,或者是对他没有什么话可说。其实她早就知道了,他利用她很久了,发生了一点小事情,就请这个万事的她帮忙。
之前,她还认为他会改变,所以她可以等他,但是…她遇到了杰以后,彻底改变了她的感情。
「咯,这是作业。」男子讲完话后在玥上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
原来以前她可以为了一个吻,完成所以他给的难题,真傻,那时真的很傻。
玥拿着他男朋友给的作业,待在男朋友的教室外等着他,然后,再跟他说自己已经不能在为他付出什么了…
「嘻、嘻,你干麻啦!真讨厌!」一个女子正在教室里大发娇嗔,玥往教室探了探头。
女子扶着桌子,裙子慢慢的撩高,那红色性感而妖媚的内裤一展无疑。
男子正伸手摸着圆满的俏臀,表情猥亵,舔了舔舌头,那个人正是自己的男朋友。
「唉唷!干麻那么猴急啦,我又不会跑掉,啊!」
女子顿时趴在桌子上,而后头的男子正有节奏的推进,「讨厌,你不是有女朋友吗?干麻还这么慾求不满?」
「妳说玥吗?她只不过是个我的写作业女工罢了,而且我始终觉得你比较适合当我女朋…」男子正舔着女子的背。
话还没讲完,就被一本簿子砸个正着,门前的可爱人儿表情有点愤怒。
并不是愤怒他不爱她,也不是对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后悔,只是…他居然这样讲她…。
「玥你全都听到了啊?」男子收起那些快感,撇了一笑,「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这样。」
「我对你还说是什么?」玥低着头,好像看不开似了。
「老妈加女佣吧!再说跟你做爱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要的是这个。」男子说完从女子背后往前攫住丰满的圆胸,「嗯…」女子的呻吟传进玥的耳里。
「这可是妨碍公共风化罪喔?」玥一回头仰看,怎么…是杰?
正在做爱的两个人瞬间抽了开,正打理着自己的衣冠,「老师…对不起!」两人讲完话,立即、立刻奔出教室外。
老师…?
那天与他疯狂做爱的人是一位为人师表的老师?虽然不是说为人师表就不可以做爱,只是…只是…她怎么也会想不到他是位老师。
「你是杰…?」她看着那帅气的脸庞,又想起了那一天,疯狂而满足的感觉。
杰穿起了西装,带着黑框的眼镜,比之前来的稳重几分,人前人后真是有差。
「妳男朋友劈腿很久了,你不知道吗?」他是她男朋友班上的导师,年轻有为,年纪轻轻的当上老师,而且又长的意气风发,在学校里应该有许多女学生的爱慕,但他一概拒绝,原因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玥摇着头,皱起眉心,苦苦的笑了。「我知道他会利用我,但是我想不至于劈腿…」
「还有…为什么你是老师…?」比起前男友的事,她比较关心眼前的他,一万个疑问浮现在脑海中。
「我不能是老师吗?」
「是可以啦…」
他的大手轻摸着她的头,感觉很温柔,让她安心了许多。
「妳男朋友的事,我会告诉校长,还有…那天的是…我不会讲出来。」
嘎?既然要帮她报仇,是很好啦!但是他这样跟自己保守秘密,跟刚刚的两人有啥差别?
看着那背影又要再度离他而去,雨季又要开始了…
「我、我…我想被你碰。」
杰停下了脚步,侧着脸睨视着玥。
「妳可知道你在玩火?」轻扯了笑。
「没关係,就算遍体鳞伤也没关係。」他缓缓着走向她。
「你不怕我跟那男人一样?」提起小巧的下巴,轻按着玥的润唇。
鲜红犹如刚盛开的花瓣,不禁让人有要霸佔唯有。
「我不怕,我相信你不会。」唇轻轻的颤抖了下。
就这么放心叫给自己?这个小妮子还真傻,傻到另人想要霸佔她。
又是那种感觉,唇相相覆着,杰正嗅着她的芬芳,那种男人禁不起的诱惑,他向膜拜着,舌头有意的深入窥遣,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舌头有跟着他,回应了他起来了。
这个回应让他的下腹无意似的热涨了起来,他停止动作跑起她走进自己的休息室,把房门锁了。
「等、等…我不…」
「这样可以吗?玥你的反应可真是激烈啊!」她掀起自己的裙子,探了头看看,她早就湿了,手缓缓的进入中。
「你、你…太、太过分了…」看着他正在手部运动,一指手指正在温暖潮湿的小穴里乱窜,她的脸已经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
「是吗?你那正在火热的回应着我…」再加一指,两根指抽插,这种节奏真的让玥销魂,也慢慢爬向了顶端。
「嗯…杰…」玥的身子无意识的扭动着,让杰更卖力的作手部运动,「啊!」瞬间杰的手指沾满了爱的液体。
玥坐在椅子上表示想休息一下,「什么吗?都你一个人在享受…那我呢?」杰调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