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和夫人一起淫乱的感觉

和夫人一起淫乱的感觉

时间:2018-07-11 周末无事,且六月初夏晴朗天,遂与我夫人前往附近的古城游玩。
那古城,是我小时候随长辈们经常前往踏青烧香的地方,长大了却反而去得少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对那古城太熟悉,反而失去了要去探索的动力。
而另一方面即使閑暇有空,也总想飞个十万八千里的,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长点见识才行。因此,那个古城也就渐渐疏远了。
然而此次,之所以会偕夫人一同前往,是因为听了好友的介绍,他说那古城如今旧貌换新颜了。
昔日的古城为谋发展,在其边上重开炉灶,再筑新城。且日新月异,一天一个样,三年大变样。惹得海外客商纷至沓来,在那一方宝地上生产筑窝,赚钱生活。
此番景象,喜得当地政府那些当官的眉开眼笑。于是再接再厉,在那外商的生活区附近又专门建了一条商业街。
虽然叫做商业街,那短短两百多米的路段上,大大小小的酒吧、夜总会却一家挨着一家。一到夜里,但见霓虹闪烁,人流接踵,一派繁荣景象,俨然有了红灯区的模样。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好友所言,也让我心动化为了行动,于是我和夫人商量好决定到此一游。
也许会有色友疑道︰那男人玩耍的地方,你夫人怎么也会如此起劲?
其实,我夫人同我一样,也是个好玩之人。
我和夫人结婚数年,性事完美,恩爱有加。缘由在于婚前便有了默契——个人头上自有天。因此,她有她的男性朋友,我亦有我的女性朋友。如此一来,我和我夫人反而相处得波澜不惊,安逸悠閑。
也许又有色友会问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夫人红杏出墙,你也任其所为?
关于这一点,我想要说的是︰社会在发展,人类在前进,人的观念也应该有所改变。虽说现在女权运动尚未达到顶峰,这个社会还是一个男权的社会。但是,既然男女都一样了,甚至在某些领域中,女人比男人更有出息。那么作为男人,还有什么权利不让女人做出她们也想做的事呢?讲得再难听点,既然男人能够在外面狂蜂乱舞,野花乱采,那你还能强求女人为男人守住贞节,待字闺中?或许有人认为,现在这个社会,有形无形的绿帽满天飞。而我个人以为,除了有些职业工种还需要带绿帽之外,我已经看不见有谁带绿帽了。
吾之谬论,尚待各位色友商榷。只是我和我夫人之间的性事平等,诸事互参,却是不争的事实。
当然,对于此次携夫人同行,我还是有想法的。一是犒劳一下夫人,毕竟她也忙碌了多时,身心有些疲惫,出去逛逛散散心也好。二是我也可借此机会,观察一下夫人对于异性的爱好,为今后的多P生活打点基础,积累点经验。
閑话少说,进入正题才是。
周末那天,我和夫人驾车前往古城新街。到达目的地时才发觉时间尚早,店门未开。我和夫人相视哈哈大笑,彼此都感到似乎有些心急了。
于是两人先找了一家靠近新街附近的宾馆休息了一会儿。等吃过了晚餐,夫人又洗漱打扮了一番,将近晚上八点左右来到了霓虹闪烁的商业街上。
此时的商业街上,并不象我好友所言那样人流如注。除了在一些夜总会门前,有些日本人模样的男人在徘徊之外,好像并没有多少人在街上流连。
因为是第一次到贵处,所以我和夫人挑来选去的,最后选择了一间看上去装潢得比较考究的日本式酒吧,作为我们踏点猎艳的好去处。
一走进开面并不大的酒吧大门,顿觉眼前一亮。那酒吧并非暗幽之格调,而是灯火通明。若大的厅堂内,几十个客人散落各处,席地而坐。
而让我眼前再次一亮的,却是那些陪伴在客人身旁正在打情骂俏的姑娘们。
很显然,那些姑娘是酒吧里养着的小姐。明亮的灯光下,但见小姐们个个身着绵薄的吊带短裙,坦胸露背,一片肉色生香。
见我和夫人进来,从吧台处走过来一位长得眉清目秀、身材高挑的年轻男侍。
他微微弓身,轻声轻气地问道︰「先生和太太是否在此用餐?」
「哦,不用了,我们已经吃过饭了,只是到这里来坐坐。」我心不在焉地答道。因为我的眼楮此时正目不转楮地看着一位长得肉滚滚的小姐,被一个客人猥亵地玩弄着两团已经裸露在空气中的肥白的奶肉。
「那……请先生太太跟我来。」
那个我看上去有点象鸭子似的男侍,说话间,竟然用手轻抚着我夫人此时也裸露着的雪白肥嫩的手臂往前带路。而我夫人居然任凭那小子长得象女人般的手指对她肉体的戏弄和侵扰,接着就娇靥绯红地轻轻靠在了她似乎有些心仪的男侍身上。
我操!夫人今天在我面前似乎很放得开嘛!难道她喜欢小白脸类型的?
……
那大堂蛮大的,我边走边看好象还走了一会儿。
走到尽头,那男侍撩开了一块宽大的布帘子,将我和夫人带到了一方幽静之处。原来那大堂的尽头又是一条宽大的走廊,但走廊的两边却是大大小小的十几间日式包房。
拉开移门,但见那间我和夫人选中的包房里,装饰得非常温馨舒适。落地宫灯,光线柔和。器皿摆设,一应俱全。
我和夫人刚脱鞋落座,那男侍便两眼色咪咪地看着我夫人问道︰「请问,太太需要些什么?」
我操!这兔崽子不懂规矩。也不先问问我有什么需要,就开始挑逗起我夫人来了。
「嗯……」果然,我夫人脸色绯红,不好意思回答。
「不急!你先叫老板来一下。」我的声音似乎有些生硬。
说话间,我偷眼瞄了一下夫人。但见她那双已经色波蕩漾的杏眼,此刻正情谊绵绵地看着那男侍。
我操!夫人啊!你也未免太心急点了吧!不知何故,我的心情居然有些郁闷起来。
「那好,请先生和太太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去请我们老板来。」
那个鸭子似的男侍在弓身退出包房时,还不忘朝我夫人深情地看上一眼。而我夫人被他的色眼盯得娇靥晕红,羞涩地低下了头。
我操他妈的!难道就在刚才走进来的一会儿,我夫人就被这个男侍上下其手猥亵过了?
虽说我和我夫人各自都曾和异性上过床,但毕竟没在一起玩过。对于夫人在其他男人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媚态骚样,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吃起醋来,这不禁让我感到有些难堪。
我对我夫人尴尬地笑了一笑。
「怎么?你吃醋啦?」夫人绯红的脸蛋上流露出些许埋怨。
「哪里,我才不会吃醋呢!今天我们到这里来,不是说好要玩得痛快一点的吗?」
「那你吃哪门子醋啊?老公啊!我不知道你会这么在意的,如果你觉得不妥,那我们坐一会儿就走!?」
「NO。既来之,则安之。我想今天肯定有好戏看喽!」
「呸!你们男人都一样!都想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
夫人羞涩得说不下去了。她那漂亮的杏眼里淫波流转,而丝带连衣裙里高耸的胸部,也开始乳波蕩漾起来。
老婆此刻娇羞的模样,让我看得心醉。我操她的时候,都不曾见过她有这种欲拒还迎的媚态骚样啊。
「那小子刚才摸过你了?我开始亢奋起来。
「嗯……」夫人的声音很轻,一双白嫩的小手开始摆弄起几案上的小摆设来。
「怎么样?刺激吗?我看你今天好象很骚啊!」
「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可能是要来」老朋友「的原因吧?身体好象特别敏感。刚才我和他走在你身后,他见你东张西望地看人家,就乘机用手伸进裙子里捏我的屁股肉。我被他一弄就身体发烫了,不知不觉还流……」
说话间,突然一股香气袭来。转头一看,包房外走进来一位丰韵标致的妙龄少妇。
但见她同我夫人一样,一袭黑色丝织吊带短裙着身,将其丰满的肉身衬托得雪白一片。两只肥腻的大奶子有一大半裸露在外,没有带乳罩,因为很明显就能看见两粒高耸的大乳头的凸影。而下身暴露在外的两条大腿,均匀有致,雪白肥嫩,决不逊色于我夫人的两条美腿。
然而,让我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这个女人的风尘味略微浓了点。
凭我的直觉,这个女人不是老板,也不是老板娘,应该是个妈咪。
「先生太太好,我是这里的妈咪。两位有什么要求,尽管讲哦,我绝对会满足你们的。」
果不其然,说明我的眼力犹在。虽说我不太满意妈咪的风尘味,但她一口吴浓软语却让我听得非常舒服。
「我和太太第一次到你这里来玩,请妈咪多多关照哦。」我一边瞥着妈咪坐在塌塌迷上露出绵薄三角底裤的丰腴底盘,一边装腔作势地谦虚道。
「哪里哪里,先生你过奖了。先生和太太一起出来玩,我不知道先生想玩些什么?侬能告诉我吗?」
妈咪看到我正好色地盯着她几乎裸露的下身,知道自己故意袒露的一身雪白的骚肉,已经起到了吸引男人眼球的作用。于是,她一边故意拉扯了一下已经露出了少许逼毛的三角底裤,一边发骚似地问道。
「那!你们这里有哪些好玩的东西啊!」冷不防,包房里响起了我夫人愤怒的声音。
我连忙转头去看我夫人。只见她两只漂亮的杏眼微张着,用一种我认为是鄙视的眼光正盯着对我发骚的妈咪看。
我心里不禁暗笑,夫人啊,你也吃醋啦!
「太太,你想怎么玩?我这里都能办到的哦。」妈咪立马恢复了本色,又用手拉了拉遮掩不住三角底裤的裙摆,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夫人的提问。
我夫人听到妈咪的回答,一时间反而有些尴尬。因为要一个女人来提出色情的要求,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当然,这个时候就是男人说话的最佳时机了。
「这样吧,你把刚才那个带我们进来的少爷叫进来,再叫一个小姐过来让我看一看。」我深知夫人已经喜欢上刚才那个调戏她的男侍了,而我却可以慢一点进入状况,女士优先吗。
我回头看了一下夫人,本想再征询一下她的意见。只见她低着头羞涩地摆弄着几案上的摆设不吭声,我知道夫人同意了。
妈咪恋恋不舍地看着我,慢慢地退出了包房。我操!妈咪一身丰满的白肉倒是蛮让我动心的。
一会儿,妈咪带着那个男侍和一个小姐走进了包房。
「先生,你看看这个妹妹可以吗?她刚刚到这里来没多久。」看来,这个妈咪还是很懂规矩的,毕竟这里是男人玩的地方。
我正想着,就见那个男侍喜形于色地一下子坐在了我夫人的身旁,一只手竟忙不迭地搂住了我夫人的縴腰。
我操他妈的 裁挥姓饷醇钡难剑∫膊豢纯茨懵诺吶 说睦瞎 谂员?呢!
但是我突然领悟到,这个盘子看起来是非常安全的。不然,这里的人是不会如此地放肆。当然,如果等会儿要在包房里做事情,我就不知道是否会有干扰。
「先生,你要我吗?」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那个被我冷落在一旁的妹妹开口了。
「哦,对不起,你坐下来吧。」
那妹妹的姿色只能算中等,但肉色非常健康,白里透红。两只奶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浑身上下却是肉滚滚的。尤其是裸露出来的脚趾形状长得很好,白白嫩嫩的,套在透明的高跟拖鞋里,显得非常肉感。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先生,你要喝点啥?」浑身充满肉感的小妹妹一坐下来,就躺在了我怀里嗲声嗲气地问道。
我操!职业选手。
小妹妹见我点头要她,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一开口就想要我买酒单。我操她妈的!
但是小妹妹一身香气袭人的白肉紧贴在我身上,却让我裤裆里的东东开始硬了起来。
我对还痴痴地站在门外,正贪婪地欣赏着满屋春色的妈咪说道︰「妈咪啊,这样吧,麻烦你给我拿瓶清酒来,年份要长一点的。」
「哦,好咯,好咯。」
妈咪很不情愿地扭着滚圆肉感的肥白屁股走了出去。我心里明白,妈咪是看上我了。因为凭她的风月经验,她应该看得出我也是一个经常在花圃里走动的人物,更何况我长得一表人才?
……
「哎哟,你轻一点好吗?」这不是我夫人软绵绵发骚的声音吗?
正在抚摩着躺在我身上那个小妹妹肉鼓鼓屁股的我,猛地抬头朝我夫人的方向看去。
但见我夫人此时秀发已乱,娇颜绯红。两片肉感的嘴唇正被那个男侍贪婪地掠夺着。而男侍一只有些女性化的手,已经伸进了我夫人的下身。虽然有裙摆遮着,但我知道,男侍的手肯定正在我夫人那个淫汁分泌旺盛的鲜嫩肉鲍上肆意地猥亵着。
「哎哟,你好会玩哦。我都被你弄得骚死了。哦!……」夫人杏眼紧闭,又发出了淫声蕩语。
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夫人当着我的面,被别的男人玩弄得娇喘连连,我内心深处情不自禁地升腾起一股强烈的醋意来。但我同时又觉得,这样淫乱刺激的场面,难道不就是我和夫人梦寐以求的结果吗?
我裤裆里的东东迅速膨胀起来。我急忙拉开裤裆拉链,把涨得青筋毕露,有些骚臭味的鸡巴暴露在了空气中。
我一把挽住小妹妹雪白的脖子往我裤裆上按,示意小妹妹为我口交。
小妹妹经事不多,此时似乎被我夫人的淫态所感染,多P的淫乱场面亦刺激得她淫欲高涨。当我用手指伸进她那近乎白虎般的小肉逼里抠挖时,我发觉她的阴道里已经是淫浪滚滚了。
小妹妹的职业素养还是蛮高的。口交了一会儿,她见我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玩弄而变得骚得要命时,便讨好地脱下了自己的吊带短裙和乳罩。接着,手捧着两个乳头还凹陷在内的雪白肥嫩的奶子让我吸吮。过了一会,她见我又有些心不在焉了,便附身用她肉滚滚的肥白奶子夹着我的鸡巴开始为我乳交起来。
我见之不禁大喜。虽说这个小妹妹是个刚从乡下上来打工做事的,但是看得出她还是非常聪明的。而且从我的手指头探索她的阴道紧密度来看,这个小妹妹还是个嫩头。因为她小肉逼的颜色还是粉粉的,小屁眼也又紧又嫩,说明还未曾被过多的男人摧残过。看起来,今天我要动点心思了,否则就做不了她那娇嫩菊蕾的世纪开元者了。
一想到这些,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沾着她流出来的淫液,在她粉嫩紧闭的屁眼上涂抹起来。
「噢!噢!先生,求求你,你不要弄我那里好吗?我那里被你弄得又酸又胀的。噢!噢!」
小妹妹的阴道里是淫液漫溢。近乎透明的分泌物,就象黄河决堤似地从两瓣微开的肥厚阴唇的缝隙中夺道而出。又在我两根手指的不断抽插牵引下,顺着她那滑腻肥嫩的大腿流到了塌塌米上。
不算很大的日式包房内,此刻充斥着女人的淫蕩声浪。而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酸酸的、女人体液的气味。
我操!我真的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的淫乱情景,会这样地让我感到刺激万分、亢奋无比!或许这就是因为自己是第一次与夫人一起淫乱的真实感觉?
……
「太太,你的皮肤好白好细腻哦,你的两个奶子也好肥好大哦。太太,我这样摸你,你喜欢吗?哦,太太,我好喜欢你哦。你也摸摸我这里好吗?你喜不喜欢我的鸡鸡?」
正在与我乳交的小妹妹,听到那个男侍象女人般发嗲的声音不禁抬头笑出声来,我亦转头苦笑着朝我夫人作爱的方向望去。
我操!但见我夫人一张俏脸红晕满布,杏眼紧闭。那条她晚上特意穿上的丝织低胸连衣裙,已经被那个男侍撩到了脖颈上,而绵薄的乳罩也已旁落在塌塌米上。夫人原本雪白高耸的胸脯上,那两团丰腴肥嫩的奶肉居然被那个男侍揉捏得粉红一片。
我操!你别看这小子年纪轻轻的,玩弄女人的手段倒是有一套。应该说,我夫人平日里阅人亦颇多了,但今天居然被这小子玩弄得如此失态,我倒是没有想到。看起来,我夫人今天对这个小白脸真的动情了。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几天正好是我夫人的排卵期呀!我清楚,夫人一到排卵期,她的肉身就会变得极其敏感。一旦被异性上身,她就会变得软柔如绵、骚蕩无比。平日里,我就尝到过如此美味。而现在,我夫人在那男侍的猥亵玩弄下,我可以肯定地说,只要再过一会,我夫人就会象肉圃团似地被他压在胯下娇喘呻吟,欲仙欲死!
果然,那男侍朝我这里瞥了一眼,见我正在忙于自己的「工作」,便一转身将我夫人丰满的肉身摁在了塌塌米上。一边拉开自己的裤裆拉链,把我夫人白嫩的小手往他裤裆里拖。一边又附身在我夫人粉色的胸脯上,轮番吸吮起她那两粒因充血而迅速膨胀起来的美国香提。
被男侍如此猥亵玩弄,虽然我夫人骚得要命,但她肯定也感到了自己此刻骚蕩的样子,对我而言有所不妥,她怕我接受不了。
尽管我也知道,她所发出的极其骚浪的呻吟以及施展出来的极其靡乱的淫样,是她迷惑男人的一种手段。但她此时此刻被男人玩弄而体现出来的骚态,毕竟是第一次暴露在我的面前啊!
因此,当男侍伸出舌头想攻击她那淫浆滚滚的肥嫩肉逼时,我看到,我夫人开始挣扎起来。只见她举起两条修长丰腴肉感的大腿,在那男侍的身前胡乱地比划着,似乎想抵挡住男人对她禁地的侵犯。
但是,可能吗?
我非常清楚。此时,夫人正被剧烈的淫乱欲火所燃烧。此刻,夫人正被强烈的背德耻辱所煎熬。她能支撑多久?
果不其然,夫人她一边挣扎着一边往我这里看。当她看到那个小妹妹正趴在我的下身,拼命吸吮着我那已经涨得发紫的龟头时,她闭上了淫波蕩漾的杏眼。
但见我夫人两条粉藕般的手臂,只是象征性地推挡了几下后便搂住了男侍的头。紧接着,她那丰满肉感的娇躯便象肉蒲团似地一下子就软瘫在了塌塌米上,而那淫汁满溢的肥嫩肉鲍瞬间就被那男侍贪婪的舌头佔有了。
也许那男侍以为我和夫人只是一对偷情的男女,竟然不顾我在场,抬手就将我夫人的两条修长肥嫩的大腿摁成了一个大大的M型。顿时,我夫人的一抹艳红暴露在众人的眼前。男侍附下身,继续用舌头拼命撩刮吸吮我夫人两瓣肥嫩充血的大阴唇,并用手指揉捏起已经从肉鲍中钻出来的犹如珍珠般闪亮的大阴蒂。
这下,我夫人再也经受不住了,尤其是这几天正好是她排卵期的敏感体质。
此时被身前的男人如此地猥亵玩弄,我夫人真的要骚死了!
但见夫人雪白的肉体被欲火烧得粉红。她丰满的肉身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那两个高耸肥腻的大奶子亦随着身体的剧烈起伏而掀起阵阵乳浪。而裸露在外的白嫩的脚趾头也开始诱人地抽搐起来。
……
「哎哟!我吃不消了,我骚死了!噢!我的小老公啊!快!快!快进来!我要!……」我夫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淫糜的信号。
我操!我夫人是在叫我操她?还是在叫那个玩弄她的男侍操她?
不得而知!但我心里明白,作为一个女人,当其淫欲澎湃时,她只需要男人能够帮助她释放出强烈的欲望就行了!根本无所谓是自己的男人还是别的男人。
那男侍的确会玩女人。他见我夫人被他情挑得淫欲勃发、骚蕩得失态,便伸出双手紧紧地掐住了我夫人两粒充血突起的美国香提。迫使我夫人檀口大开,娇吟不止。而他从嘴里迅速匀出一大口骯髒的唾液,在与我夫人接嘴热吻的当口,一下子布进了她那喷香的小嘴里。
而此时,我夫人已经情动得令利智昏了。她不仅没有拒绝这种让我看起来极其恶心的举动,反而心甘情愿地搂着男侍的头,张开香喷喷的小肉口将那臭哄哄的口水一饮而尽。并且还伸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让那男侍品尝。
我操他妈的!平日里只有自己才会享用到的鲜美嫩肉,现在居然玉体横陈在别的男人怀里。而且还被他上下其手、为所欲为地玩弄到如此地淫蕩失态。
面对这极为刺激的淫乱场面,我心里的酸痛感觉不禁又涌了上来。现在我总算明白了,要想玩得痛快,玩到出格,那不仅要付出自己娇妻肉体的代价,还要闯过自己心理障碍这条鸿沟。
由于过去我和夫人都是各自为战,所谓眼不见为净,因此我不会在心里产生出这样的酸痛感觉来。而今天直面妻子的失身,我有那么多的感想,我认为这也在情理当中,因为妻子毕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当面污辱玩弄,心里没有抵触情绪才怪呢!
看到这里,色友们肯定又会笑道︰既然你说你是花道上的人物,不怕妻子红杏出墙。现在怎么样?还不是一样醋缸子打翻?
对不起各位,就象刚才我在前面讲到的一样,就是因为我和我夫人过去都是各自为战,从来没有在一起玩过。而今天我是第一次面对妻子的失身,所以我才会产生出那么多的感想来的。同时我又认为,当一切成为了事实,我和我夫人都跨过了心理障碍的这条鸿沟,那前途就是一片光明了。当然在这件事情上,我发觉,我夫人要比我放得开。她能够尽情地释放出她的情欲,从而也就获得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巨大满足。这一方面说明了女人身体的反应要比男人强烈的多,而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一旦女人放开了道德的禁锢,那她肯定会成为男人最容易猎取的美物了。
……
「哦!宝贝啊,快!快插进来!求求你了,快插进来!我要!哦!我现在就要!」
只见我夫人软瘫在塌塌米上,两条粉嫩的充满肉感的大腿已被那男侍架在了肩上。男侍手扶着粗长的鸡巴,正用因充血而发亮的大龟头戏弄着我夫人淫液满溢的嫩肉逼口。
那男侍见我夫人骚得急不可耐,两条丰腴的大腿此时又紧紧地裹住了他的腰往自己的下身攥,知道我夫人已经被他挑逗到了淫欲的极点。但这小子还只是用大龟头顶开我夫人两瓣肥厚的阴唇,磨擦着她那因充血过度而贲立得几乎透明的肉蒂,就是不肯插进我妻子的阴道里去,把我夫人玩弄得求饶声不止。
「哦!宝贝啊,求求你了。你快插啊!哦!你快插进来啊!我,我骚死了!」
就在我想提醒那小子不要太过放肆的瞬间,但见那男侍的鸡巴突然一下子深深地插进了我夫人已经骚得发红发烫的肉逼里去了。
「啊!」只听见我夫人大叫一声,接着便悄无声息了。
我知道夫人被那男侍玩弄得时间太长了,她那敏感异常的肉身已经无法再承受这样强烈的刺激了。而这次鸡巴的突然深入,肯定又踫到了她那深藏不露的花心。可以想象,我夫人敏感的身体,如何能够抵挡得住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烈的刺激?泄身后的短暂昏迷,那是必然的。
……
门外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
「你们好了吗?我可以进来吗?」是那妈咪的吴侬软语。
听到声音,那男侍迅速起身,赶紧整理好我夫人被他操逼时弄乱的衣裙。接着,扶起我夫人被他奸得软绵绵的肉身,将她紧紧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并且不断地亲吻着我夫人肉感的小嘴,并且还往她的口中布气。
而那个给我又是口交又是乳交的小妹妹,也忙不迭地穿起了刚才脱掉的乳罩和吊带短裙。
「先生你看……我们……」小妹妹面露难色。她一边系着乳罩,一边问我。
「没关系,等会儿我们再玩。」我一边回答她,一边将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我知道小妹妹见我仍未射精,她那一行的职业道德促使她想尽快了解我下一步的打算。她哪里知道,待会儿我还要插她娇嫩的屁眼呢!怎么会随随便便地就向她交出自己的私粮?
妈咪轻轻地拉开一点移门,把头探了进来。
「妈咪啊,你进来好了,我们第一场游戏刚刚结束,正等着你来请我们喝酒呢!」
我见妈咪看着我夫人的尴尬样子,有意想缓和一下此刻似乎有些凝重的气氛。
我没有想到,这里的弟弟妹妹这么怕妈咪。
「阿健啊,老板叫你到吧台上去一下。」妈咪一边推门走了进来,一边对那男侍说道。
「噢,知道了。等会儿好吗?你没看见太太累了?」
那个叫阿健的男侍倒是蛮有职业道德的。他见我夫人软绵的肉身依偎在他的怀里,依旧闭着眼楮无声无息,便紧搂着我夫人。一边用力揉捏着我夫人尚未遮掩起来的肥白的屁股肉,一边又在她白嫩的脖子上亲吻起来。
尽管妈咪在一旁催促着,只是那阿健坚持己见,非要把我夫人弄醒不可,因此大家也只好做壁上观。眼看着那男侍在我夫人的肉身上又摸又捏,又舔又吮的。
……
「哦,好舒服哦。」我夫人在男侍不断地摸弄亲吻下,终于甦醒过来了。
朦胧中她似乎看见大家正看着她,便一下子推开男侍的搂抱坐直了身体。接着,神态娇羞地低头整理起自己的衣裙来。
「好了,太太恢复过来了,你可以去了。」妈咪又催促着男侍。
「太太,你先休息一下,待会我再来服侍你。」男侍临走之前,还不忘在我夫人丰满高耸的胸脯上摸了一把。
「去!谁还要你来!把人家都弄得……」我夫人看见大家都盯着她笑,刚才被男侍奸得昏死过去而发白的俏脸上又升腾起红晕来,她羞涩得说不下去了。
夫人一边将滑落在胳膊上的短裙丝带拉到肩上,一边环顾四周好象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
「先生,你的鸡鸡好大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