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老婆被骗拍A片

老婆被骗拍A片

时间:2018-07-09 我进了保安室,见到墙上有一列闭路电视,保安员在键盘上按了几按,摄影棚发生的一切便在中央的大屏幕出现了。
「今早导演已经拍完了文戏(对白和故事部份),现在拍精采的。
这导演专培训新人,我见过不少良家少妇在他引导下渐渐的投入角色,人妻在半推半就最令人亢奋,保证你看完等不到回家便想干她。」
保安员说着。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们现在虽然需要钱,但是我怎么能让老婆给人骗去赚那种钱?我坐在屏幕前,心里只有希望老婆在紧要关头能把持得往。
我看了一会,便明白为什么老婆相信这是拍摄正规的电影,因为现场除了导演还有一大班男女演员,摄影棚中不但布景和道具都一应俱全,连化妆师也留在现场不停为演员补妆。
这场戏是描述我老婆给丈夫冷落,在一次公司派对给上司引诱而失了身,派对的一幕是一班人喝着酒在谈天,看来剧本并不详细,绝大部份台词像由演员自己临时发挥,但导演却不断NG重拍,结果让老婆喝了不少酒。
跟着便是扮演老婆上司的男演员Dave把老婆拉了进房中强吻,老婆亦落力地配合他演着。
「Dave,快放开我你!怎么能这样?」老婆大惊失色的呼叫着,也分不开是在演戏还是真的给Dave的进攻吓倒,但Dave却变本加厉,用力搂着老婆不断吻下去。
「唔……不……不要……」给Dave吻了一会,老婆的挣扎开始无力,口中虽然仍在说不,但手也不再用力推拒了。
「记着你有老公的,不能随便把身体交给他。」
导演在旁吩咐着,老婆便又用力挣扎起来。
「Dave,你知道一放过她便没机会了,用强也要了。」
导演说。
Dave一面亲吻老婆,一面猛力用手抓着老婆的丰满屁股,把已经膨胀的肉棒顶着她的身体,老婆拚命地扭动腰肢想摆脱Dave,但私处给Dave顶着,全身登时软了。
「对了,你身体开始感到渴求,但仍要制止他。」
导演对老婆说。
老婆再三挣扎,但仍是被Dave紧紧抱往,还给他隔着衣服用手搓揉着乳房,「唔……唔……」给Dave上、中、下三路进攻,老婆身体不由自主地作出反应,双臂便无力地挂在Dave的颈项。
Dave看来经验十足,这种事之前也一定做过多次了。
「对了,她开始动情了,Dave,带她到床上。」
导演对Dave说。
Dave半拖半垃把老婆带到床边,用空出的左手扯下老婆的短裙,把她推倒床上。
裙一掉在地上,老婆马上吓得花容失色,挣扎着想起来,想来定是她看的剧本并没有脱衣的情节。
「不……不要……救我呀!」老婆髮丝散乱的叫着,两条白嫩诱人的腿不停踢蹬,想把Dave从身上推开。
「只要裸露一点便多三万块,要是不干,之前拍的也没有用了。」
导演软硬兼施的对老婆说。
Dave的手伸过我老婆腿弯,将她的腿抬起,展示她张开的腿间中一片小布,口里说:「骚货,湿了一大片还装什么正经?」说罢便压在她身上,乘老婆被压着没法挣开,熟练地脱了自己的裤子。
「Dave,你干什么?快停……」老婆面红耳赤的大叫。
「没关係,只是装给镜头看,不会真的插进去,别怕。」
导演安慰老婆说。
Dave跟导演合作了多次,早已把握机会,再一次用嘴封住老婆的口,下面用肉棒对準老婆的穴缝开始研磨。
这导演已经不是第一次算计那些无知的人妻了,他的安排表面上是在拍摄电影,其实是按步就班的让Dave向她们挑逗,有计划地让她们一步一步的放开自己,再乘她们失控时来一个假戏真做。
我老婆成熟的身躯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现在又再给Dave的肉捧抵着要害,自然是被弄得全身骚痒难耐,随着Dave下体的活动,很快她便皱着眉搂着Dave,看来她实在也忍不住想要了。
「喔……唔……唔……」老婆忍不住发出呻吟,腰肢亦不安的扭动起来,看来久未和我行房的老婆,已逐渐给腿间的快感出卖了。
「对了,对了,装作久旱的你给Dave干得欲仙欲死……」导演说着,其实导演看到老婆双颊涨红,躺着任凭Dave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她肉穴的进口钻刺,肯定她的慾火已给挑起,很快便可拍摄到更精彩的镜头,这样说只不过为了稳住老婆而已。
突然见到老婆咬着下唇、紧闭双目,双手抓着Dave不放,双脚亦缠绕在他的腰上,跟着便叫了起来:「呜……喔……喔……喔……喔……喔……」「对了,解放自己,好好地去享受。」
导演说,经譣丰富的他,当然知到老婆爽到了。
我和保安员看着这热烘烘的淫秽场面,说不出的刺激,大家裤裆都终于支起了帐篷,我也记不得要救老婆了。
「这样也爽到,你老婆真是淫浪的骚货呀!」保安员回头望着我说,手已向裤裆伸去。
我别个头无奈地看着老婆成熟性感的娇躯被Dave这样玩弄,可真哭笑不得,事已至此,只有希望拍摄到此告一段落,导演快些叫CUT。
可是事与愿违,Dave见老婆爽到躺着在喘气,便伸手在我老婆充满弹性的乳房上揉捏着,跟着便解开恤衫的钮扣,拉高乳罩便用舌舔在老婆的乳头上,最初老婆仍有推拒,但随着一双乳头在他含弄下因兴奋而发硬凸起,老婆双手变成充满怜爱地捧着Dave的头,任由他埋首在她胸前一对肉球中。
「喔……轻一点……噢……别咬人嘛……唔……唔……」老婆低叫着。
看见老婆平常其他男人连看无法看到的乳房这样给Dave把玩,令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我像从不认识这个骚浪女人。
Dave伏下身在那饱满白嫩的肉峰上舔弄着,下身继续顶在老婆的大腿根部,终于老婆忍不住了,便自己伸手拨开了腿间的内裤,小穴向上一挺,就迎上了Dave的肉棒,Dave见状,身体马上一沉,再用力向前一顶,老婆的爱穴给他填满了。
「喔……好大呦……好粗……」老婆那原本只有我用过的地方,现在终于给Dave插了入去,和我结婚首次尝到其他男人的滋味,粗壮肉棒终于侵入老婆体内,使她忍不住浪叫起来。
「骚货,想不你的小穴居然还这么紧。」
Dave喃喃地说,并开始耸动着屁股一进一出在我老婆体内抽送着。
这时我听到他俩的对话才如梦初醒,但老婆已给人佔有了,再要阻止亦已太迟。
我和保安员专注地看着老婆给Dave壮硕的身体压着用力干,还不时把她的乳头含到嘴里来增加对她的刺激,弄得老婆香汗淋漓,不停地浪叫着。
「喔……操死我了!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老婆向上一下一下的筛动着屁股迎合着,不消多久,便见她眼也翻了的弓着腰叫了出来,一看便知她又爽到了。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Dave见老婆爽到,便用双手捧着她丰满的臀部,抓紧她把肉棒深深的埋在她正在不停抽搐的肉洞中。
「噢……噢……好深……噢……噢……顶死人了……噢……噢……啊……」老婆满脸红晕,最初挣扎着想推开Dave,但给他的龟头在花心磨了几下,便吐出诱人的娇吟,闭目享受了。
「啊……好入……来了……又要来了……呀呀呀!」我盯着大屏幕,看着老婆叫得死去活来,拳头握得紧紧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导演突然说:「Dave,给大家看清楚一点。」
Dave听到导演吩咐,便用手分开老婆的一双腿,让镜头沿在光滑的小腹向下推,清楚地展示出老婆的私处,大家手见到杂乱的阴毛给爱液沾湿了在闪闪发光,腿间粉红色的肉洞给他干得翻开了,阴唇紧紧地包着Dave的肉棒,肉棒上还布满了一些白色的泡沫。
老婆羞得紧闭双目,不敢望向镜头,Dave把肉棒慢慢抽出,只留龟头在那满是爱液的小穴中,同时用手指在她的阴核上磨。
这时我才清楚看到Dave的肉棒比我的实在要粗要长,怪不得老婆给他干得这么骚浪。
老婆虽已爽了几次,但桃源洞给Dave这样逗了一会,又兴奋起来,但无论她怎样不安的扭动柳腰迎上去,Dave就是不给她。
「唔……来嘛……给我嘛!」我做梦也想不到,老婆竟会不知羞耻地求人干她。
「要来便自己坐上来。」
Dave说毕,索性把肉棒抽了出来,翻身躺在床上。
我想不到老婆竟毫不迟疑便爬到Dave身上,把两脚跨在他的身体两旁,左手抓住他的肉棒,右手伸到腿间撑开自己的肉唇,蹲着身子便把湿答答的肉缝套在Dave挺立的肉棒上缓缓地坐了下去。
「噢……噢……」老婆浑圆的屁股一坐下去,便舒服的叫了出来。
老婆用两手撑在Dave的手臂上,不知羞耻地翘起屁股上下套弄Dave又热又硬的的肉棒,披肩的长髮随摇晃的身躯飘蕩,胸前一双乳房晃呀晃的上下跳动,Dave见到,便用手去抓住她的乳房大力搓揉,一面用力地向上顶。
「哎唷……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好涨……唷……噢……」老婆说完,突然紧紧地闭上双眼、咬住下唇,上半身向后仰起,全身静止不动了一会,然后娇软无力的扑跌在Dave身上,任谁都看得出她又爽到了。
Dave可不让老婆休息,他把香汗淋漓的老婆翻过来,粗鲁地将她雪白诱人的大腿大字形叉开,让摄影师拍摄那给操得红肿的淫穴的特写,跟着便趴上去把肉棒捅进去快速的驰骋起来。
「好烫热的淫穴。」
Dave粗硬的肉棒给老婆火热紧窄的肉洞紧紧地包裹着,令他感到十分兴奋,便加快节奏抽送,「噢……噢……噢……噢……噢……噢……噢……噢……」老婆又一次发出风骚的叫床声。
随着Dave的肉棒进出,老婆粉红的肉唇便一下一下翻开,淫液亦沿着屁股流下,床单也湿了一大片,这淫亵的场面,给一个拍老婆爱穴特写的摄录机全拍了下来。
「噢……Dave……噢……噢……够了……我快要死了……噢……噢……停……停一下……噢……噢……噢……噢……噢……」不一会我老婆又已达到高潮。
这次Dave抱紧她,把身体贴紧老婆的耻部,急速的抽插晃蕩着,没多久亦溃决了,一古脑儿「咻咻咻」地把精液全射到我老婆肉洞内。
待他射完之后,Dave疲惫地抽出洩软的肉棒,躺在老婆身旁喘着气。
老婆也在喘息着,而镜头马上转到老婆张得开开的两腿之间,我只见一股白稠稠的精液从她给Dave操得红肿的阴唇之间缓缓地流出来,一时间我真担心老婆会怀上Dave的种。
拍完之后,导演大讚老婆,说她真是个很棒的演员,还马上付给她一大叠现金,吩咐她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拍摄另一埸戏。
导演还告诉老婆,明天的故事大概是说她老闆的太太发现老闆和她的姦情,找来两个黑人强暴她的经过,我一听到,便知他是要老婆和黑鬼杂交,最令我想不到的是老婆竟毫不考虑地就答应了明天早上再来。
片厂的人陆续离开,全身赤裸的老婆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亦起来跑去更衣室淋浴。
我见老婆快要离开,便匆匆回到车上,装作刚刚驾车到来接老婆。
十多分钟之后,老婆终于从片厂于出来了,见我在等她便很高兴的上了车。
我问她今天正式演出感觉如何,她说这比她想像之中好玩多了,导演还说她的表现十分优异,问她还想不想再多拍几套电影,更兴奋的说只今天便赚了五千元。
「这么多钱?有没有吃亏?」我露出惊讶的表情,看了老婆一眼,装模作样的问。
「老公,我又不是小女孩,当然不会吃亏,只不过有少许亲热镜头,没什么大不了的,全都是剧情需要。
就是在拍床上戏时,男女主角都穿了三角裤,只是装模作样演给观众看,你别想太多。」
老婆说。
老婆还再三告诉我,说她爱我,叫我别吃醋和不用担心她。
当我想到明天可再一次看老婆被黑鬼姦淫,我的老二在裤裆中又硬得快爆开了,已顾不得她说什么。